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八)

章回概要:微草山院与兴欣琴楼斗法。

-----------------------------------------------------------------------

王杰希等着他这句话,此时微微颔首:“好。”

“老规矩?”叶修说,“道巡司宗门考量的诸事,给了谁家?”

“老规矩。晚辈弟子两人,宗门长老压阵,能胜两回,可称一门,若胜长老,可取一山。霸图,轮回,蓝雨,微草,嘉世,五家均可行考量,但若其他四家有两家不认,你这新宗门也立不稳。”

叶修咧嘴一哂:“呦,你这是提点我,去拜会拜会老韩。”

话音落下时他眼神四处看了看,掠过高,乔两人藏身打坐之地时有意无意地稍微停顿,两人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打了个颤。高英杰心知乔一帆不是太想和从前同门过招,寻了由头拉走他,躲在此处偷看,哪想得情势急转,两位师长说战就战,一日之内竟要立一宗门。

叶修说:“细想来王宗主果然不凡,一门四位道君都是晚辈,这等桃李,只怕难有他人望你项背。今日怎不见许师侄?”

王杰希冷眼凝视他,早对此等意味深长的不知褒奖还是挤兑充满无视。

“刘小别,出阵。”

刘小别领命上前。

唐柔轻抚手边古琴,令她那张玉白之琴发出悠长的轻吟。她从容地站起来:“既然微草道君出阵,兴欣就由我来。”

微草后辈弟子未领教过唐柔厉害,只当她既习古琴,法器也当是琴,却未料想这位仙子云袖一挥,去掉额前明珠,丢开外罩的纱袭,所着道服竟是收袖的劲装。

刘小别道:“宗主,叶前辈,琴楼同辈修士中,只有唐仙子一人合道?微草由我头阵,会否不妥。”

叶修尚未答话,唐柔道:“有我也够了。”

此言一出,叶修轻笑,微草众人轻微哗然,立即静默。此时若有其他道门子弟,必定钦佩微草山院非凡的涵养与门规。

一泓火炎辉煌的战矛在她掌中显形,唐柔倒提战矛,步下台阶。两位宗主立起一处方圆万里的小境界,将他们送了进去。

小境界之中张开了可让所有弟子观摩的灵犀神通,刘小别与唐柔相隔百米,各据半边方圆。微草据守之侧新草覆盖百里旷野,唐柔所立之侧天宇倾斜向晚,黄沙漫漫明月高悬,两人之间有一无形壁障,如通天彻地之门,骤然崩裂。

“唐柔仙子,有幸演武,失礼了。先看你过不过得我这关。”

两人遥遥相对,距离飞快拉近,刘小别手中法器如冰如光,向着唐柔斩落,唐柔不闪不避,竟以战矛前推,逆顶着法器追魂劈落时如虹之势,凌空上挑,迎面劈向刘小别。

追魂之锋芒与火舞流炎之势剧烈相撞,道法神通正面激荡,两人凌空悬浮之地轰然动荡,尘沙飞扬,两人被反冲之力荡开些许,唐柔回身又是一击斩下。

刘小别隐约听闻她战风,此时一见,喝了一声好。他一身战意如焰燃烧,两人越打越快,剑与战矛之辉缠斗为难分难解的璀璨华光。

唐柔战矛之上流炎光辉烧灼,在空中留下不及消散的流炎,刘小别追魂之剑以快称雄,此时万千剑影已难辨虚实,两人斗到极致,在空中翻转,颠倒了小境界之中大地与天空,一招未完又是一招,身影快到难以分辨。

最终一击之时刘小别追魂剑挟辉煌光弧当空斩落,唐柔毫无犹疑,竟分毫不让,战矛横挥而过,竟比刘小别再快毫厘,火舞流炎之力喷涌咆哮,斩向对手之颈。

小境界中时间骤停,两人身影消散,黄沙,荒原,雪山与草甸尽数崩裂。

两人重回琴楼之中,唐柔剧烈呼吸,火舞流炎透彻烧灼,燃起真火蓝焰,愈战愈勇,愈打俞强,可谓如狂。

刘小别同样剧烈呼吸,他直视唐柔的双眼,这位仙子与他百年之前风格浑似,不畏消耗,胜意滔天,横冲直撞。他已有所反省,时时警示自身不要再犯错误,却不想此间有如此一位女修,在他放弃的道途上一往无前。

忽有一道赤红色讯符冲入神识,正是坐镇师门的许师兄。刘小别一念阅过,挚友说:

“抉择无对错,信则为大道。”

刘小别心中如悟,一片开阔,这才想到未向对手称谢。他收剑抱拳,礼了唐柔。唐柔回他一礼,赠予一笑。

王杰希轻轻点头,不再与刘小别说什么,这就点了下一人。

“肖云。出阵。”

肖云昨日面壁思过一宿,此时心中隐约忿忿。他平静地上前,取出一物,一银制小壶躺于丝绒之中,被他轻轻前推,落在安文逸身边的桌上。

“微草弟子肖云,得罪琴楼诸位师兄师弟,还望见谅。”

包子大大咧咧地揉了揉拳头。安文逸拿起银壶,浑不在意他致歉与否,只点了点头。

肖云内心怒起,更加着恼。他与唐柔法器都是战矛,数十年前王杰希带着数个后辈弟子,来见叶修,后来不久,弟子中竟传言宗主很中意尚未合道的唐柔,愿揽她入微草,却被唐柔所拒。难道宗主,竟觉得她比自己要强??现在连区区琴楼小辈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如何能不怒。

微草弟子周烨柏见他神情不对,私传讯符与他:“稳住。”

肖云无视了他的提醒,心中冷笑:必要让唐柔折在我手里!

他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

周烨柏心知不妙,却无法可想,他清楚知道肖云恼怒唐柔,总觉她妄想取代他在微草的地位,这位肖师弟不敢和微草山院表明情绪,满腔委屈和不服,全都着落在唐柔和她所在的琴楼,就如同唐柔仙子主动撺掇,要夺他之位一般。此时为了与安文逸微不足道的一桩纠葛,他又被王杰希发作,更是怒上加怒。

肖云亮了战矛,昂首道:“唐仙子,请!”

唐柔素来不喜此人,也无对刘小别那般客气,两人一言不发,一入小境界即开战。肖云起手极尽豪迈辉煌之能,唐柔前冲翻下,让他轰然一击在几乎不足半米之处擦过,她衣角被道法波及,竟化飞灰。唐柔毫不在意,眼神犹坚。战矛圆斩而来,在肖云回身的瞬间自他天灵斩下,势压其势,不允翻身!

两人极快地换了十余击,肖云狂吼一声,以相同的战招,道法相拼,要将唐柔逼退。最后的一刻,眼见两柄战矛所挟的光弧将要撞击出天宇震荡的爆破,火舞流炎却忽然强行改势,在道法相擦的巅峰之上与肖云的战矛错身而过,她跃向空中,辉煌燃烧的战矛烧灼至热的蓝焰,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肖云劈下——

小境界中时光骤停,肖云惊怒不甘的神情凝固,赤红战矛悬于眉心。

两人自小境界中落出,唐柔目光明亮,却因接连的消耗而剧烈呼吸。

肖云犹自心惊,却自知已败,他手指颤抖,后退几步,恍惚地想要回到微草山院众人中去,却正对上王杰希古井无波的眼睛。王宗主左眼中光痕如有洞悉之能,让他如芒在背,低下头快步走回同门之中。

叶修不知何时已坐在台阶之上抽烟,此时王杰希看向他,他才懒洋洋地站起来。

王杰希缓缓开口,“兴欣已胜两局,之后几人,也无需再比。”

众人皆看向叶修,只听唐柔忽出一言,声音微哑,却很平静:“兴欣唐柔,请战微草长老。既有战约,战至力竭。”

陈果一惊,向她看去。唐柔眼神明亮,神情疲惫而从容。当年叶修初至琴楼,连败唐柔五十余次,让求琴不求道的唐柔战意若狂,不仅一心求道,还不肯以琴为法器,只练叶修昔年名扬天下的重武——战矛。

如今她已合道为仙子,这颗如痴如醉的,永不言败的战心,依旧如焰燃烧,隐藏在琴楼仙子名倾一时的仙曲琴音之下。

叶修心知她牢记开场前如同戏言的宣称,也知她并无胜算。可他从来喜欢的就是唐柔这般气势,于是说:“好啊。再来。王宗主,微草山院最后一位,需是宗门长老压阵,由谁来上?各位,再赢一场,我们可以得个山头开琴楼。”

兴欣众人心说神经病谁会去深山老林开琴楼,却还是呐喊道:“好!”

王杰希从来严肃,此时竟是一笑,似被这气焰嚣张的琴楼激起些年少意气:“好。微草王杰希,前来领教。”

小境界中,没了微草宗主之力加持,千里万里都是叶修心随念动的孤月黄沙。

王杰希那张名动天下的铁琴,山院之中琴音缭绕,万里云净,此时终于拨出金戈铁马之音。

唐柔战矛所到之处,王杰希道法壁障层叠起伏,琴音激荡千江浪潮,奔涌无尽。唐柔越快,他所在之地越鬼魅难测,竟仗着琴音如幻层叠,如远如近,绕着唐柔。唐柔不为所动,战心犹盛,道法向他所在之处接续冲击,火舞流炎挥出震撼山岳之势,正是叶秋昔年常用的技艺!王杰希瞳仁一缩,手指跃动如狂,抡过琴面,幻海江潮金戈铁马尽入视野,与唐柔之道法相冲,激起滔天声光之浪。他琴音所成之境,如真如幻,如梦如澜,如疾如缓,不可尽测,唐柔身困其中——

琴魔!

千江潮水浪涌江流,共生三千明月,江秋月影,千载琴心!唐柔心知大势将去,她的火舞流炎杀至王杰希面前的一刻,月下琴道宗师身影如幻,终在唐柔身后合一,王杰希手指一捻,琴曲最后一音绝响激荡,琴音具象如丝弦,绞杀唐柔!

小境界轰然坍塌,叶修将这两人丢了出来,微草众弟子再也忍不得山院的仪态规矩,轰然叫好。

兴欣众人站起来,迎回唐柔,也为这精彩一斗大声叫好。琴楼仙子呼吸难平,向微草宗主低头一礼,谢他指教。

王杰希铁琴立地,轰然而响,道法流转的瞳仁中生发战意,看向兴欣阵中:“再来。”

评论(1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