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古剑二][谢乐]魔法师情人

     魔法师情人

    

 

    (一)

     巫师的水晶球飞快转动,她修长的手指涂着艳丽的红色,魅惑的朱唇轻启:“你想要的人,他将诞生于王国最显赫的世家之一,将会成为最伟大魔法师的学生。”

     她面前的男人稍微静默,颔首道谢。

     巫师鬼魅地咬着唇微笑:“这位绅士,要不要我为你免去酬劳?”

     站在她面前的人仿佛没有领会她的邀约,微微笑着说:“不必,您的报酬,我一定尽快奉上。”

    

    (二)

     五十年后。

     王都繁华如斯,每一条大街都走满了世界各地前来旅行的商人和学徒。

     这是来自东方的大魔法师最后显露足迹的地方,他有着传奇的黑发黑瞳和被天神眷顾的俊美温雅面容。没有人知道他一身技艺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能够独自阻拦敌人的入侵而声名鹊起,成为整个王国人人向往的大魔法师,却又如同流星划过天际,再也不见踪迹。

     这一日,在一个显赫望族的宴会上,十五岁的少年迎来了他的生日。

     琥珀色眼瞳的少年言笑晏晏,与来往的长辈们得体应答,可他心里几乎在哀嚎:真是没劲透了!

     终于逃了个空,这小东西眼瞧着身后没人,一闪身就溜进了天台上。天台外面树荫正浓,鸟儿的歌喉婉转轻灵,远胜过宴会的舞曲和欢笑。

     “……”咦?一只小鸟衔着一枝花,落在了他的面前。它灵动的眼睛漆黑明亮,忽闪忽闪,它歪着脑袋打量小公子,撒娇一般央求他收下花朵。

    少年露出一丝明丽的笑,他用手指触碰小鸟的脑袋,小鸟亲昵地蹭了蹭,将花枝放在了他的掌心。

     少年想再摸它,它却躲开了,开始翩翩起舞。一条彩虹般的路凭空出现,在它身后展开。小公子惊讶极了。小鸟蹦跶起来,站在了上面,嘀哩嘀哩一阵欢鸣,似乎叫他快过来。

     胆大又好奇的小公子毫不犹豫,试探着踩了上去。彩虹的桥梁没有坍塌,撑住了他的重量,他于是放开了胆子,跟着小鸟跑进了城堡后面的树林里。

     彩虹的桥梁走到了尽头,却没有什么精灵的国度。一个黑发黑瞳的年轻男人微笑看他,神情十分温柔。

     “好玩吗?”

     小鸟落回了它主人的肩头,开心地鸣叫。

     小公子好奇地走近他,琥珀色的眼瞳里满是发现了新朋友的奇妙光彩。

     “原来是一位魔法师在和我开玩笑。你是魔法师吧?”

     魔法师带着金丝边框的单边眼睛,儒雅又有度:“对,我是魔法师,你要不要给我当学生?”

     少年笑得逗趣:“你的开场白太不好了,想给我当老师的人都会首先介绍自己有多厉害。”

     黑色眼瞳的魔法师有点忧伤。他微笑着说:“我和他们不一样,不想收许多贵族孩子当学生,我只想要你。”

     小公子惊讶地瞧着他,脸色微红,却还是爽朗烂漫:“嗨,你正在向一位贵族告白?我猜,你应该正式一点?”他打了一声呼哨。一匹小白马穿过密林里散落的阳光,来接它的主人。

     “无异……我与你的母亲来自同一个国度,拥有同样颜色的眼睛,请允许我,用你的东方名字称呼你?”

     少年人栗色的长发束在脑后,轻快地点了点头:“当然,帅气的魔法师,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身手利落的少年骑在马上,回头向他微笑:“求婚的话找我父亲大人~❤”

     骑着白马的少年消失在了密林里,魔法师怅然若失。他不知道自己搞砸了哪里,没能打动这少年人的心。也许是此地的风景不够优美?也许是今天的服装还不够优雅正式?也许他需要更加温柔华丽的辞藻来修饰自己,传达一片爱意?

    (三)

     骑在马上的少年飞奔回城堡,心情愉悦地哼着曲调。他要立即就去和哥哥说,今天的生日还不错,余兴节目很喜欢,比往常的棒多啦。就是魔法师的演技太过真实,害他都脸红了。     

   无异兴高采烈地冲进宴会,却发现大家都惊奇地看着他。向这边围了过来。少年人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还没明白为什么,只听哥哥的声音传了过来:“谢天谢地,你上哪儿玩儿去了?我亲爱的小绅士,你怎么会这么淘气?”

     无异觉察到事情不对,于是风度翩翩地笑了笑:“对不起,刚才看到黑发黑瞳的大魔法师,我去追他了。”

     周围一片吸气声。淑女们用羽毛扇子掩着唇微笑,轻轻相互嘀咕。

     哥哥哈哈大笑,向所有的客人致以歉意,然后献上了今日的余兴节目。

     无异漫不经心地想:“咦,原来那不是迷幻戏法嘛?我还在想哪来的玻璃彩虹桥!嗯……魔法师真好看!早知道不是演来玩的,应该多和他说几句话!”

   

     (四)

     这位漂亮的小公子怎么也没想到。几天之后,他就又能和魔法师说话了。

     上午的时候哥哥告诉他,皇帝陛下传来贺喜的谕令,最伟大的魔法师——众神赐予人世的奇迹,向帝国呈交手书,希望一个年轻的王族能够成为他的学生。这位被虔诚邀请的学生就是新任海军提督,瓦尔·安尼的亲弟弟。

     琥珀色眼瞳的少年拥有一位来自古老东方大国的母亲。远嫁的公主身份高贵,并未因成为王族的续弦而丧失贵族的威仪。她的儿子已然是全王都最耀眼的辰星,现在又更加令人瞩目。

     大魔法师重新现身王都,人们欢欣鼓舞,都想一睹他的风采。城堡的礼堂中聚满了收到邀请的学生和王族,等候这位传奇魔法大师前来。

     他会怎样出现?自一团烧灼的火焰中走出?自一段分开的水流中传送身影?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这位魔法师坐着马车,从城堡的正门一路前来。 

    

     为他驾车的马儿一定是神明赐予的宠物。它浑身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头顶竖立着的尖角如同璀璨的宝石雕琢。它踩着地面上,却看不到痕迹,如同凌空踏在云雾里。

     “独角兽……”站在天台的少年看到了这匹白马,连眼神都要呆滞了。

     “弟弟,你该听我的,还是下去吧。大家都在等着你……曾经约过你的那位魔法师,你不也未曾答应他,为什么不让这位伟大的魔法师为你当老师呢?听说他也有来自东方的黑眼睛呢。”

     少年人顾不上再听他说什么。他看到了那只小鸟,正站在马车上欢欣鼓舞地向他舞蹈。它嘴里衔着一枝玫瑰,漆黑的眼瞳比黑色的宝石更明亮。马车从城堡的正门一路驶来,路上没有压坏一棵小草。

    “哥哥,我猜我已经见过这位他了。”他嘴角绽出微笑,顽皮地说,“你信吗,他可不是来收学生的。可惜父亲大人不在呢!”

    

    

      拥有黑色眼瞳的魔法师大人穿着工整正式的法师长袍,雪白的镶边和里衬昭示着他对光明神祗的崇敬向往。长靴上的工艺,袖口上的里扣,手掌中典雅的法杖。他在一片静默的呆看中,向从楼梯飞奔而下的少年走去。

      独角兽雕塑细腻灵巧,栩栩如生,被他放在地面上,就成了一匹光辉闪耀的宠物。神明的赠礼向它未来的主人低下头颅,温顺地磨蹭,小公子不得不抱住它的颈项,收下它献上的忠诚。

      “原来你是真的魔法师。”琥珀色眼瞳的少年眼神明亮,脸颊泛着可爱的红色,“送给我的吗?”

      黑发黑瞳的魔法师声音美得令人心醉,他温柔地问:“无异喜欢吗?”

      少年点头:“它受哪位神明的庇护?为什么你召唤它,不需要念诵魔咒?”

      魔法师大人稍微停顿,笑着说:“哦,魔咒……那么你试着用这一句来召唤它……记得摸一摸雕塑上的印记。”

      独角兽在两人身边消失了,引得观礼的人们一阵惊叹。

      少年抬起手指,一板一眼地说:“魔法师谢衣的独角兽,快来陪伴你的主人。”

      他的手指抚摸过雪白的雕塑,独角兽于是又出现了。

      它的每一缕鬃毛都闪亮无暇。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听凭主人召唤。

      少年开心得快要跳起来,虽然魔咒不太靠谱,可是礼物真的好喜欢。

      他眼里泛着喜悦,骄傲又矜持地咳了一声:“嗯,魔法师大人,你今天要来做什么?”

      魔法师谢衣注视着他的眼睛:“我……我请问尊贵的小绅士,愿不愿意当我唯一的徒弟?”他这样说着,未曾持着魔杖的那只手抬起无异的手指,轻轻握了握,又放开。

     “……”

      魔法师谢衣的手指柔软又温柔,他说话时的唇瓣也如此优雅美好。可是小公子还是撇了撇嘴,灿烂一笑:“原来你要收学生……我不喜欢魔法。不和你学。”

      谢衣看着他的笑容,有些走神:“那你想学什么?”

      任性的少年人琥珀色的瞳仁灿烂明丽:“父亲大人是将军,哥哥是提督,我当然会认真学剑,成为一位骑士。”

      他身上挺括帅气的骑装仿佛印证了这一说法,所以这位小绅士遗憾地拒绝了魔法师的邀请,神情惋惜而狡黠。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魔法师大人稍微沉默,竟然闭上眼睛,自镶嵌着翡翠色宝石的魔杖中抽出一柄东方的长剑。

      他缓慢地解开法师向光明神殿宣誓的外袍,放在一边。露出同样纯白的衬衫里衬。

      “那请由我来教你学剑?”他漆黑的眼瞳温柔流露,仿佛已然追逐了面前的少年太久,久到能自然而然地应对他所有的难为和请求。

      无异惊讶地抿着唇。人群里也发出小声的议论。一位传奇的魔法师,在向瓦尔·安尼的弟弟发出挑战,要用剑法赢了他,成为他的老师。这真是令人兴奋的戏码!

      “你要和我决斗吗?”少年不可置信地瞧着他,这个人真是奇怪,原来‘我只想要你’就是想要他叫一声老师?

      “不。我要挑战教你学剑的老师,然后取代他。”黑发黑瞳的男人微笑中带着一丝感伤,“你……只该是我的……学生。”

       

      一直看好戏的瓦尔·安尼终于沉不住气,鼓掌走出来。他利落地解开礼服外套。丢给侍从,拔出了自己的长剑。

      “来吧,魔法师大人。他的老师在这儿。您真是幽默有趣,为何要与一介武夫比剑?”

       谢衣沉稳地说:“我也愿与提督大人比一比绘图、音乐、文学、占星……可您的弟弟,他说要学剑。”

      瓦尔·安尼豪迈地咧了咧嘴角:“您真是有趣的人,来吧。”

     

      在礼堂里比剑……打得如同决斗,要死要活。更可怕的是,海军提督大人,他竟然快输了。

      无异脑袋都要炸了,把头顶翘起来的栗色毛毛摁下去,气急地说:“不许打了,你们两个都停手!”

      两个男人于是都撤了剑,回头看他。

      少年人深深注视谢衣。他的手臂上被哥哥划开一道,已经见了血,哥哥身上却完好无损。

      无异叹气说:“哥哥,你输了,没有魔法师厉害。他怕伤到哥哥,哪里都不敢碰。”

      瓦尔·安尼笑着说:“好吧。我明天去向皇帝陛下请求降职。”

      无异苦恼而没有办法地看着谢衣,眼里写的全都是:“你到底要干什么!”

      谢衣感到他不高兴了。却不知该说什么。

      “我不当你的学生。”拥有琥珀色眼瞳的少年宣布了他的决定,他骄傲又倔强,“我不愿意,难道你要勉强我。”

      谢衣温柔看着他,只感到心痛。他难过到快要无法呼吸,去还是微弱地笑了笑:“不,我不勉强你。”

      他将手中魔杖与东方剑重新合为一体,如联珠璧。他将象征魔法师至高荣耀的宝石就这样当做礼物,放在了少年身边的侍者手里。

      “最后一件礼物……再见,小无异。”

     

      “……等等,你别走。”无异的问话很清晰,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每年在我窗外放礼物的人,是你吗?很多个木头做的盒子,总要费劲才能打开,我一直以为是哥哥在逗我。”

      大魔法师没有回头。他手臂上挽着那件法师的礼袍,面朝着礼堂的门廊,无奈而难过地笑了笑:“我以为你不喜欢。就像无论如何,也……”也不会再爱上我。

      他没有再说,心情沉重。他怕他再多说一句,就会不顾及任何礼仪,把这折磨人的小东西打晕抢走。

      谢衣。冷静。

      他深深地呼吸,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大概哪里都狼狈透了。

      唉。

 

      “哥哥。如果算上门外的全部人手,我们能捉住这位魔法师先生吗。”琥珀色眼瞳的少年看他依旧要走,十分地气恼不开心。

      瓦尔·安尼讶异地点头:“也许。小宝贝,你要捉了他做什么?”

      少年虎着脸:“他……他在树林里向我求欢,以前还,还在我房间外面偷看我洗澡换衣服,哥哥,你必须捉了他,让他嫁给我,不然我从此都没有名声了!”

      谢衣讶然回头,想要分辨。

      勃然大怒的瓦尔·安尼抱着似乎哭了的弟弟,立即下了号令,将整个礼堂团团围住。

      谢衣本想再说什么,那少年却从哥哥怀里抬起下颔,抛给他一个挑衅而调皮的眼神。

      含怨带恼火,又骄傲可爱,又让人想狠狠欺负。

    

      谢衣收到这个眼神,只顿了一瞬,就忽然明白自己错在了何处。

      他于是坦然地认了这一系列可怕的罪名,顶着提督大人眼里劈啪作响的火花,慢慢地说:

      “是……抱歉……那只是因为,令弟实在太令人爱慕……他揭穿了我虚伪的掩饰,不愿成为我的学生……”

      他眼里的真诚爱慕压抑而情衷,根本难以作伪。无异从哥哥怀里抬头,看着他略显苦涩的微笑,心里忽然有些后悔。

      他不该作弄这个人。

      他为他而来,放弃了自尊和骄傲,任由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胡闹。可……他究竟要干什么?究竟想要什么?

      “算了,哥哥。我开玩笑的。”少年人觉得很没意思,“对不起,我只是实在想不通,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才不会愚蠢到找一位老师,其实只想和他谈恋爱。哼。”

 

      栗色长发的少年放开了哥哥的手,平和地说:“魔法师先生,以后不要随意承认没有的罪名。以免被随意就陷害了……您回家吧,对不起。”

      谢衣看着他,心里忽然又有了些希望。他随手一动,身边忽然转动起阵盘,有无数的植物凭空生长,在人们的惊呼声中,盛放出成片绽放的玫瑰花和许多来自遥远东方的奇异花朵。。

      娇艳的玫瑰被折下一朵,以缎带缠住,递给了惊讶的少年。

      黑发黑瞳的东方男人温柔微笑:“尊贵的小绅士……既然你不要老师,我可否向你求爱?而且……你也并未全然冤枉我,为了你的名声……”

      少年的脸颊唰地就红了。忽然意识到他指什么。他十四岁生日的晚上喝了点酒,一时寂寞无趣,在屋里折腾自己,手指刚放在身下,低吟着闭上眼,那个总是第二天早上才出现的木头盒子,就凭空砸落在阳台上的花丛里。

      “你……”

      大魔法师跪在了他的面前,虔诚亲吻指尖:“请允许我……挽回你的名声。”

                  

      这样神奇的转折已然吓呆了前来观礼的人们。瓦尔·安尼有些头疼。他很想把弟弟的手指从这可怕魔法师的手中抽出来。可他一点都不乖巧的弟弟此时眼神很兴奋,就像盯上了最喜欢的猎物,又像遇到了最想要仰慕的强大对手。

      “魔法师……你又露馅了,召唤花朵为什么不念咒?”他笑起来明快又灿烂,“你是什么?神族还是龙族?”

      被他注视的男人好笑又无奈。他老老实实地念诵了一段咒语,在身边绽放出缭绕纷飞的花瓣来,桃红色的光幕将两人包裹,还捎带了身不由己的哥哥。

      “我不念咒语……只是因为,用古老东方的方式,会比较快。无异,你就让我一直跪在这里吗?”他的手指撑着地面,唇依旧贴着少年的指尖。那温存而又熟悉的温度仿佛跨越时光,曾经长久停驻,爱意尤深。

       无异于是抽开了手指,抬着他的下颔,粲然一笑:“好吧,允许你追求我,魔法师大人。或者,你喜欢我叫你老师?”

      谢衣任由他抬着下颔,低声补充:“对,尤其是……像你十四岁那天……的时候。”

      少年脸色绯红,生气却像撒娇:“是嘛?老师,我今晚就要试试。”

     

      尾声

     

      “哦,天呐。”

      哥哥在一边冷笑,“真是感人。想嫁给我弟弟,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通过父亲大人的厨艺考核。魔法师先生,你行吗?”

      黑发黑瞳的魔法师微笑点头:“当然。”

 

     2014年,致流光已断久浅白太太的生贺,开启新的闪亮的一年。

     老文重发,拜各位! 流光光看到我贴这个不要打我 >///<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