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古剑二][谢乐]爱的告白之非诚勿扰

     爱的告白之非诚勿扰


1.   乐无异第一次见到谢衣,只有十岁。温雅俊逸的青年是老爹乐绍成的年轻博士,因为跟着项目,大年十五没过就回了学校,被傅清姣喊来家中包饺子吃元宵。

     小不点无异那天唯一做了的事就是大眼睛跟着好看的大哥哥转,谢衣站着,坐着,切肉馅,闲聊,都能无奈地觉察这漂亮的小东西视线黏着他。

     傅清姣捏了捏儿子清秀水嫩的脸,让他不要流口水。然后一边包饺子一边笑:“他爹,问问你这高材生,要不要当儿婿?”无异一听,兴奋得呆毛都翘起来,一个劲点头。

     乐绍成老脸一下没挂住,尴尬地对谢衣说:“……别理她,你师母比较……比较……思路宽阔。”

     谢衣本想笑着应好,却见那小东西眼都不眨地盯着他,模样又呆又可怜,好像自己不同意,他就要哭了。他心里一个不忍,没舍得欺负小孩子,于是只笑了一下,没作声。


2.   十年之后,无异二十,如愿以偿地去谢衣教书的学校读本科。他大学里做了最多的事,就是无故去蹭谢老师的课。几乎所有上过课的学生都知道,有个琥珀色眼瞳的小帅哥比助教还准时。他喜欢穿白衬衫,扎着马尾,还总是挂着黑耳机。头顶上的呆毛又乖又可爱。

     谢衣起初也由着他蹭课,直到系里一位班导气不过,旁敲侧击地告诉他,这小子仗着后台硬,无故翘课还不能处分,谢衣才忽然动了怒,冷着脸一周,吓的无异再也不敢了。在此之后的两年,他为了做到不逃课,也不错过谢衣的课,经常跨越整座城市,从老校区到新校区,再从新校区到老校区。

     他的朋友很多,却总是只有周末能聚,几乎所有死党都知道那是因为只要有课的日子,他都在奔波。谢老师是他心中明月,说不得碰不得。你可以有学术的不同见解,无异很乐于讨论,可一旦抨击谢衣此人,即便只说了一句谢老师今天的衬衫不好看,乐公子也一定会一肘子招呼过来。

     

3.   又过了五年,谢衣已经是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无异正跟着他念硕士。死党夏公子本科毕业就顺着家里的意思,进了电视台当节目制作人,这天却收到了无异一通电话。

     “夷则,我要上你的节目。”他淡淡地说。

     夏公子问:“你不追着你的月亮了?”

     对方沉默许久,对着电话微微悲伤地笑了笑:“十五年。我该醒了。”

     

4.   办公室里,夏公子打了三通电话,最后一通他说:“做成直播特典,搞一期最大的。没有噱头?给我找。三个月时间准备。给你几张照片,我要每走五十米看到一次广告。经费?我垫着。会有人给回来的。”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各类媒体的宣传铺天盖地又疯狂:非诚勿扰类节目里有史以来最闪耀的美男特辑!汇聚十位型男,收集四海尖叫!金融师,企业家,珠宝设计师,兼职音乐人……王子和公主,王子与灰姑娘,一切精彩敬请关注,木瓜台年度盛典!

     铺天盖地的造势持续到夏制作人终于收到一通电话。他心满意足地挂了谢老师电话,对七位助理之一说:“Linda……好吧Anna,宣传效果很好,先这样吧,后期经费可以省了。”


5.   喧闹的音乐声中,兼职音乐人闪亮登场。他不太习惯疯了一样的闪光,稍微腼腆地向着台下笑了笑。台上的女嘉宾们捂住心口,台下的姑娘们挥手尖叫。

     主持人闻人羽,退役军人出身的传奇主持人,将有点吓到的乐无异推到台前,递给他一个PAD:“这是二十四位女嘉宾,选一位心动女生吧。这位乐无异乐先生,来自首都高校联盟,没有去过任何相亲网站哦!”

     她说完之后台下一片欢笑声。

     无异随手一拨,惊讶地看到阮家妹妹:“这……”

     主持人拿走PAD,微笑:“好的。那么各位女嘉宾,对乐先生印象如何,请考虑!”

     二十四盏灯灭了一盏,闻人笑道:“23号姑娘,只有你一个人灭灯哦!”

     23号沈小曦俏生生地说:“我认识他,我哥哥说啦,为了世界和平,国家稳定,千万不要选无异哥哥。”

     闻人假装惊讶:“哎呀太巧了,原来你们认识,来看第一条VCR。”

     无异挠了挠脑后,这才正经地把台上的女孩看了个大概,小曦在他就不说了,为什么阮家姊妹两个都在对他笑?

     这么多漂亮女孩子,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今天要不是夷则拿十年交情威胁,他一定会打退堂鼓的。

     他的VCR没什么特别的,随意介绍了即将毕业的硕士身份,以及因为兴趣做了兼职的音乐人,屏幕上出现一个纯白玻璃琴房的画面,隔着落地玻璃能看到窗外高楼大夏。片中的无异有些惊讶地问,弹琴?现在吗?

     他于是手指放在琴键上,随意想想,流畅的曲目倾然而出,回环往复,温柔起伏,这少年人似乎逐渐陷入了音乐的世界,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然后身边谁叫了他一声,他张开眼睛侧过脸,看向镜头。画面戛然而止。

     无异跟着看屏幕,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这是夷则和他在他自己的琴房里,他完全不知道夷则拍了他。

     “……”

     闻人拍了他一下,让他转身看观众,无异一脸茫然,又傻又可爱,导播的镜头转到台下,小女生们捂着脸,眼神闪亮,就差没尖叫了。

     “4号,你好。”

     4号小阮开心地说:“男嘉宾,你需要妻子会烧菜吗?”        无异也不知她在玩什么,只好老实地说:“不用啊,我手艺很好的。”

     5号大阮抢着说:“我妹妹昵称阿阮,好可爱的,我是姐姐,网路人称阮神女,男嘉宾,你有没有选对心动女生?我们给你爆灯!”

     无异讷讷地脸红了,整个人都没词儿了。台下一片尖叫,为阮神女欢呼叫好!

     闻人赶紧说:“来来,你们都不灭灯,我们看下一条。”

     VCR:无异的感情经历。上镜:各路闲人。

     无异刚想说我没录过这个东西,屏幕就开始放了。乐家老爹说:“啥?我儿子?没有,没谈过恋爱,对,今年二十五。”

     乐家娘亲端丽温柔地抿着嘴:“我儿子?喜欢他大学老师吧。恋爱?没有,没谈过。”

     学校女班长:“咦,乐无异吗,没有呀!他从来没来过女生宿舍楼下。听说他暗恋一个教授……”女孩子低头笑,赶紧摆手,“算了算了,这句卡了。”她伸手要堵摄像头,“不行别拍了,这段别要,哈哈哈。”

     旁白:没有谈过恋爱的温柔大男孩,唯一的绯闻是暗恋老师?好像有点不靠谱,女嘉宾们还请自己决定吧!

     7号神速灭灯。闻人说:“7号。”

     7号离小珠温柔如春风,小声说:“那个,我是男嘉宾的校友,他们专业的教授没有女的。”

     台下一时间有些静。

     无异已经完全呆掉,全国直播,在相亲节目上被揭穿暗恋教授,谢老师看到了会怎么想他……

     闻人看他神色不对,暗暗有点埋怨,夏夷则怎么搞的,这种VCR怎么能放。她连忙点了要发问的女孩子。

     15号典雅淑女华月:“男嘉宾,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无异稍微回神,有些心不在焉地挠挠头发:“嗯,还没想好,大概会继续写歌。”

     “16号。”

     16号妖娆御姐辟尘:“男嘉宾,看来你喜欢音乐,不喜欢现在的专业?”

     无异连忙道:“也没有。挺喜欢的。不过更像也是一门爱好,没想过要靠这个挣钱养家。”

     辟尘抿嘴笑:“那你能靠写歌挣钱养家嘛?”

     无异挠了挠脑袋:“没问题吧。好像来问我的人还挺多的。不上课不睡觉的时间有点不够用。”

     剩下的22位姑娘依旧亮灯,闻人开始放第三条VCR:

     VCR:朋友评价

     同学越星弈:无异很好脾气,经常帮忙给朋友救场,只要别和专业课或者……额,就是别有重要的课,他能候补琴师,能救场歌手,候补电工……额这个删了,哈哈哈。不是不是,真的没有补电工,就是本专业这一方面,他不用过脑子,都是学霸。所以上手也超级棒,别说电工,机械工程没有他不会的。

     同学翡小翠:我还用说么!?我代表全系后援团报名了!希望能过!乐乐酷爱看我一眼!金眸小王子,温柔的钢琴师!你还记得我嘛去年你帮我捡到掉了的饭卡!

     朋友夏夷则:大家好。没错,我是夏夷则。乐无异是我不同系的校友,也是多年好友。我只有一句话,引用时下名言:得到他心的人,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当然身为好友,我并不介意再多几位来拯救宇宙的。木瓜台感谢有您关注,还请继续支持。

     VCR放完,22盏灯依旧亮着,台下已经要沸腾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盛况。闻人拍了拍无异,遗憾地告诉他需要亲手灭掉很多灯。

     无异被夷则一句赠言镇压得怎么都缓不过劲来,他茫然地看着舞台上一圈笑盈盈的女嘉宾,终于知道自己一个冲动的决定是有多荒唐,他……他只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真的与这些美好的女孩子谈笑,耽误她们的时光。

     “对不起,我……我忽然有点……大概选择焦虑。她们都这么好,哪一位我也不配去灭灯的。”

     台下一片沉默,闻人顿了一瞬间,心中知道他已经有了决定,她拍了怕无异的肩,微笑着说:“不能轻易放了你,给大家唱首歌当补偿吧。”

     无异说:“……好。”

     他走向舞台一侧,向琴师借用琴,高挑的美人站了起来,笑着把琴让给他。灯光师给了一束柔和的白光,将无异笼罩在朦胧的光亮下。

     无异静静想了一会,然后说:“我有一首从未发行的歌,和大家分享。歌名是……温柔。”

     音乐响起,他修长手指在琴键上跳跃,灯下显得优美而苍白。额前的碎发遮住眼帘,看不到他的神情。

     

     借我一叶偏舟

     去探心中深海

     你在夜里离去

     岁月几多沉香色

      

     借我一缕清芬

     桃花幽梦徘徊

     你从花中回眸

     白首温柔不改

    

     一线月光

     半生思量

     沉醉清醒

     隐没我十年衷肠

     

     时光缭乱

     颠倒凡尘

     我将远走

     黎明将黑夜珍藏

     

     一线月光

     半生思量

     醉里流年

     春江月夜我心上

     

     时光残忍

     流年过往

     爱的离别

     黑夜与黎明相忘

     

     温柔刻心底

     我爱你永如昔

     多想不放弃

     然而疯魔多算不过天意

     

     无异合上琴盖站了起来,他太过真挚情深,以至于无人为他鼓掌。他走到台中,向所有女嘉宾道歉,然后和闻人打了招呼,准备离开。     

     忽然有一个人从最角落的阴影中站了起来,走到了T台的最尾,和台上的无异遥遥相对。

     无异看到他,脑袋里嗡的一声,眼神都变了。

     “师父……”他忽然转身,从闻人身边走过,竟然想直接逃走。

     闻人隐约有些明白夏夷则的意思,一把拽住了他。

     无异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闻人羽轻抚柔顺的短发,快速地改了状态,拿着第一次看的卡片飞快地念:“这位先生来自由静水湖精密仪器集团有限公司冠名的静水爱转角,不知您走过来,有什么爱的告白要对乐先生说?”

     谢衣直直注视着无异,少年脸色苍白,侧着脸不看他。他于是说:“我想问问他,二十四位女孩都不喜欢,那暗恋大学老师,是真的吗。”

     无异猛地抬起头,嘴唇微微颤抖,他张了张嘴,却怎么都说不出话,似乎伤心得马上就要落下眼泪。

     阮神女一把推开了面前小台,亭亭玉立地站出来,对着谢衣:“谢老师,看在师生一场,您别这样。”

     阮妹子也急了:“谢老师,你不喜欢他就算了,怎么可以!”

     台下一片哗然,坐在左边角落的女孩们许多站了起来,议论纷纷。右边角落的许多女孩一看情势不对,也纷纷站起来。

     翡小翠想要求切了直播,被身边红小珠紧紧拽住了。

     乐无异闭上眼睛。他轻声说:“是假的。没有的事。您是我恩师,无异当然不会有这种……有碍师父名誉的典故。”

     谢衣道:“既然如此,师父若是向你求爱,无异跟我走吗?”   

     无异又一瞬的恍惚。谢衣此时的神情,陌生而温柔。就仿佛一腔深情被压抑在角落,疯长缠绕,无可安放。

     过去的十五年,他从未见过他这样。他总是从容温雅,不远不近,仿佛触手可及,却又远隔天涯。

     台下先是沉默,然后右边角落的姑娘们最先反应过来,想起了谢老师一个一个打电话委托的大事。她们开始倒数三、二、一,然后忽然举出了自制的一人一块闪光牌子,欢快地摇晃,高声大喊:“嫁给他!!”

     所有人都被这神一般的转折镇住了。阮神女看妹妹,眼神问:“?”

     阮妹妹眼神无辜:“这是怎么回事……???”

     无异也呆了,他心情大起大落,根本回不过弯来。

     左边的妹子们一看,似乎终于领悟了夏公子先前亲自来学校交代的使命,连忙也抬起巨大的横幅,倒数三、二、一,大声尖叫:“为难他!!”

     右边的谢老师后援团中拼成闪光牌子:谢衣LOVE乐无异!

     左边的乐乐后援团中巨大荧光横幅:乐乐我的嫁!  

     两群姑娘争先恐后,一声更比一声高,现在的观众目睹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数次神转折,也H得难以言表,开始自发选择阵营,开始跟着大喊大叫,身边发现有不一样的,还得蹦上凳子,只为声音更高,还有一老爷们儿吼了一嗓子:“抱得起来才嫁!”

     笑翻的笑翻,尖叫的尖叫,口哨的口哨,闻人终于知道夏夷则为什么千方百计把她整来,废话,其他主持能有不吓跑的吗!

     谢衣看着无异,在一片欢呼声中向他走去。

     无异呆呆看着他,完全不知该是什么反应。

     “你那位老同学,说我不能当嘉宾,否则会被广电总局禁播,只能赞助爱转角,只要不打扰节目前半段,就可以等你回心转意。”

     “……”

     谢衣苦笑:“是师父的错……我本想等你毕业,可是小徒儿居然跑了……真让我手足无措。”

     闻人拿着话筒,比了一个噤声,台下又安静了。

     “师父……你,你认真的吗?”无异眼神更茫然,手指抬起又放下,“……我以为你要结婚了。”

     阮妹妹走了过来,站在闻人身边:“是啊,我和小叶子……看到谢老师从一个漂亮女人手里接过戒指打开看,还让她亲了脸。”    

     无异猛地又听到这一段,几乎是立刻就往后退了一步。又想要逃走。谢衣连忙拉住他,无异想挣脱,却又不敢,他几乎哭出来,终于崩溃地说:“师父,我没有……你不用理我,我不会如何的,你,你去找未婚妻吧,师父你放过我吧。”

      “……放过……?”谢衣似乎怔住,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我……并没有未婚妻,你们看到的,大概是我堂姐。”

     他从衣袋中拿出那只盒子,在无异面前打开,是一对没有宝石修饰的婚戒。

     “你原本的毕业贺礼。”

     无异如同被他低沉的嗓音蛊惑,终于拿起了靠近他的一枚戒指。环内温柔地镌刻着他的名字,以及毕业典礼那天的日期。

     谢老师单膝跪下,握着不在状态的无异的手,虔诚地亲吻:“嫁我?” 

     小徒弟茫然地被戴上了戒指,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整个人都凌乱了。他用了一整个懵懂的岁月去憧憬,喜欢的人。用了一整个青春疯狂去爱的人,此时竟然向他求婚。心里涨得快要满了,也害羞得快要抓狂了。他下意识地把师父拉起来,拽着他往出口跑。

     女孩子们的尖叫震翻了天,‘谢衣’和‘乐无异’一次又一次丢起来,又落下去。

     “无异……傻徒儿,看着路!”谢衣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反应就是逃走,像要私奔一样,只能在人群中尽力护着他。

     乐乐后援团感动得一塌糊涂,一片“谢老师!!!”“乐乐!!”的尖叫。

     闻人捂着眉心,眼见着那两人在一片混乱中逃了,她痛苦地想,果然今天的真正使命,是维持秩序不要踩踏吗?

     无异,这下广电总局关了木瓜台都无济于事了……

     要幸福啊。


     电视台大楼前,一片喧闹繁华的广场上,两人躲在角落里看烟花。“师父,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现在才告诉我!”

     “我如何没有说?大学第一堂课你问了什么!”

     “Xie,Are you available?”

     “You're so young.”他重复了当年的回答,又追加了常常调侃徒弟的一句话,“师父等你长大。”

     无异不满地靠近他:“我早就成年了!”

     “可我……不想让别人议论你。但现在,大约我没书可教,你也没书可念了。”谢衣叹气,“然而总好过让你去选心动女生……无异选了谁?我要每周请她吃饭。”

     “阿阮!她会吃穷你的!”小徒弟扑过去,一把搂住他,“师父,快让我亲一下!”

      

         FIN

         老文重贴,拜诸位同好。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