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献给你的情书(完)

献给你的情书,新年快乐。

1)
叶修盯着屏幕,手指闲闲地呆在鼠标上,时不时点两下暂停。
他的键盘和鼠标可难得这么消停,这会儿没什么动静,估计又在研究视频。
方锐下午刚跟着他研究完一轮,罗辑的笔记写了半个本儿,他也口干舌燥眼抽筋,真想不出叶修怎么能吃个盒饭抽两根烟,就又钻进去。
他凑过脑袋,看叶修的屏幕:“琢磨谁呢你,被你盯上没好事儿。”
叶修难得竟然没给他怼回去,居然诚恳地替自己解释了一句:“不能,我这是业余时间随便看看。”
方锐定睛一看,这混蛋睁着眼睛说瞎话,和这使劲研究人家轮回的队长。
一枪穿云乱射的高速之下,枪枪不落,华丽的转身之中,荒火喷出的火舌如同冷兵器的锋刃,吞没近敌,碎霜爆出的连射炮火如虹抨击远敌,穿刺爆头将对手送到西。
“你觉不觉的,这音乐剪的挺好,让人心跳加速?”叶修说,“嘿,小周也挺好看。”
好看吗?
当然好看。
乱射的高射速下准确地枪枪不落已然神乎其技,稍纵即逝的时间里竟然还能完成押枪,可称是巅峰级的演绎。
下一个镜头更好看,一枪穿云被死亡之门捆缚狂甩,巴雷特狙击黑洞洞的枪口指准颠倒错乱的视野,血花狂溅,甩狙爆头。死亡之门被强行中断,飞舞的黑色线条跟着旋转门淡入虚空,一秒前还被抓着的一枪穿云沿着黑色线条原本甩动的轨迹摔出去,落地,转身,双枪抬起,又是一阵狂暴的血雨腥风。
屏幕上闪动缭乱的光线在黑暗里映亮了叶修的脸颊,让他懒洋洋的神情仿佛是带着微笑。
方锐浑身汗毛直竖,搓了搓手臂,远离这个温柔起来准没好事的大魔头。
感觉哪里不太对,可是哥真的说不清楚。
我还是装不知道吧,他这样想。
2)
苏沐橙乖巧地敲敲门。
“叶修叶修。”
屋里传来推动椅子起身的声音,然后有人懒洋洋地趿拉着拖鞋,来扭开门。
“咦……你在干啥?”苏沐橙放下蛋糕,瓜子,薯片,水果,水果,水果,奶茶。
叶修那双下垂眼弯着一点笑,从面前拿起刚装好的手办,举在她眼前:“小玩意儿,你要不要?”
苏沐橙眨巴眨巴眼睛,对视那只被叶修放在掌心的一枪穿云。枪王大大一手握枪,一手轻轻压着礼帽,永远帅气迫人的身姿沉默而又光彩照人,风靡万千少女,顺带打动宅男。
“那我要沐雨橙风。”苏沐橙眨了眨眼。
叶修笑:“联盟没送你啊?”
苏沐橙飞快地接了一句:“没有呀,有人送你啦?”
叶修把一枪穿云放回桌上,摸了摸他的脑袋:“哪儿能。逛论坛看见粉丝贴的链接,自己买的。”
什么论坛呢?谁的粉丝呀?
苏沐橙也不知道该放心还是该更担心。
好像哪里不太对,可我是不是想歪啦。
3)
孙翔有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难道我竟然是个敏感过头的人吗?
“我们有嘉世更早一些的视频吗?”他问副队长江波涛。
江波涛说:“有的,在我上回给你的路径里,有一份目录。自我接手之后的部分有索引,更早的你按年份看。”
他顿了顿,有点不太确定,也还是笑着说:“不过……如果你只是想要叶秋的,可以问问队长。”
孙翔于是瞪着轮回队长的门,摸着下巴。
他最终敲了敲门。
“稍等。”轮回队长的声音从屋里传来,随即他起身前来开门,讶异地看着孙翔。
“我想看看,我和嘉世的配合,和叶秋与嘉世的配合,有什么区别。听说积极总结过去有利于与你合作。”孙翔坦率惯了,开门见山地说,“江波涛说你的视频多。”
周泽楷沉默一会:“你不要看互联网上的言论。”
孙翔说:“什么?没看。就想赢。”
周泽楷大概被他想赢的气势说服,让他在屋里稍坐,自己去笔记本上整理视频。
“我这边的视频有点杂……嗯……不仅仅是比赛的。也许有重复,也有非电竞专业人士的剪辑,闲暇时候挑着看吧。”周泽楷在抽屉里翻了翻,找了一只带有站队Logo的U盘,“给你。”他想了想,补充一句解释:“资料良莠不齐,不传战队服务器。”
他说完这一句,仿佛还是担心孙翔跑偏了重点,于是又看他:“还是……以战队整理好的对战资料为主?”
孙翔接过U盘,道了谢,并没有太把周泽楷的叮嘱当回事,他理直气壮地说:“不能。你都在看的资料集,怎么会太水没价值。”
周泽楷沉默了三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直到孙翔回到屋里看了一小时,他才意识到,周泽楷大概没有在诓他。可是,谁能告诉他,这种混在资料里的,全是弹幕的粉丝Cut,究竟有什么用?
就看着叶秋时而华丽绚烂时而非常土地虐着对手可劲儿打,然后粉丝狂刷:啊啊啊啊叶神帅啊?
周队?业余时间?你都在想什么呢?
孙翔缓慢地回想着刚才周泽楷的神情,队长,那是,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吗?
好像哪里不太对,是哪里呢??
3)
周泽楷因摄影师的呼唤而转过视线,凝视镜头所在的方向。
他如此年轻,又如此强大,像荒火与碎霜枪口的暴风,攫取一切视线,如同光源般明亮。
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得到他的成长,看得到他如狂风席卷一样的张力和吸引力,正随着沉淀积累的荣耀历程,和登峰造极的电竞技术一样,愈来愈强。
只是……这个人今天在想什么,能不能不要有意无意地,抓紧一切休息机会,眼神向着另外一边飘?
小周,小周,你在看什么?
轮回经理纳闷极了,看苏沐橙?好看是好看,平时不也经常见到吗?
苏沐橙直到周泽楷被人呼唤,挪走了视线,这才从沙发上施施然地站起来,娇美地踩着高跟鞋,在叶修面前逛了几步,哒哒哒哒。
叶修毫无所觉地拿着她的手机打小游戏:“就走就走,打完这一把。”
苏沐橙说:“周泽楷要伤心啦。”
叶修发挥稳定地在限时里又帮她刷了一个高分,这才抬起头,把手机还给她:“嗯?他不打这个,给你刷到了第二。”
第一是黄少天,不能和他对着刷,否则消息窗口没完没了,全是唠叨,感叹号,垃圾话。
苏沐橙叹气,她接过手机握着,努力想了想怎么能让叶修明白,此伤心非彼伤心,可她刚转了念头,就看到叶修已经移动视线,注视着工作中的周泽楷。他们呆在休息区域靠近天台的角落,叶修眼底的光沉甸甸暖融融,好像有什么除了荣耀之外的人或事,意外落在他心上。
“怪可爱的……”这人专注地看了好一会才抬头,撞上苏沐橙的视线,于是笑着说了前半句,又问她,“是不?”
苏沐橙内心一阵无语。她扭过头,看向周泽楷。轮回的枪王向后捋了捋黑发,扣上神枪手的礼帽,他身后绿幕之上,将会有一枪穿云慑人的枪口直指镜头。周泽楷被摄影师示意,侧过脸颊,意外触到叶修的视线。
他眼底亮过一点温柔的光彩,连同忽然的极轻的微笑,一起被捕捉到。
荣耀联盟新一季的宣传隆重上线,摄影师和后期团队被齐齐加了鸡腿。
女粉丝捂脸呐喊,男粉丝怒买更多风衣礼帽,轮回公会的枪系多到又得再开几个团。
苏沐橙捧着奶茶,咬着吸管,刷着网页发呆。背后叶修凑过来看她屏幕,笑声落在头顶,“哦呦,沐橙这张拍的不错,帮我投一票。”
苏沐橙鼠标点了点自己,投了一票,又点了点屏幕上排在自己前面的周泽楷,拉出投票宣言对话框:“呐,再给你一次机会,第一反应,形容周泽楷。”
叶修注视着屏幕上沉默又温柔的,眼神仿佛触到玫瑰的枪王大大,毫无所觉沐橙的良苦用心:“第一反应,可爱?”
苏沐橙登着叶修的账号,如实地记录了他的评价,投票,发送。

叶修V:
【投票给苏沐橙。】

叶修V:
可爱。
【投票给周泽楷。】
4)
江波涛内心掀起惊涛骇浪,骇浪惊涛,足以用尽这辈子积攒的氵氵氵。
他有种预感,自己与联盟年度最大新闻此时的距离大概只有一米。
他确实知道队长有时对着手机笑,却一直以为,和他说话的是联盟女神苏沐橙。轮回副队怀着由衷的担心和由衷的开心忐忑了大半年,期待着恋爱公布,队长被群众呐喊调侃的那一天,却没想到——
周泽楷耳边夹着手机,一手拿着钱包,一手给饮料机推进去几枚硬币。
他有点惆怅,又有点想笑,语气像虎着脸吓唬对方,又舍不得太凶:
“不许说我可爱。”
“换个词。”
周泽楷把钱包放回口袋,手拿着电话靠在耳边,弯腰去拿饮料。阳光从树荫里漏下来,或疏落或耀眼地跃在他身边,青绿色的树影衬映他温柔低垂的眼睛,像光的精灵们亲吻他的眉心。
“……看到你的时候,让你知道可爱不可爱。”
“挂了。”
周队下了如此论断才挂电话,把手机塞回口袋。
他嘴角抿着笑,拿了饮料起身,回头正看到江波涛心情复杂地呆看他。
“嗯……”周泽楷轻轻眨眼,大概是知道他听到了,他把汽水丢给江波涛,自己又重新买一瓶。
江波涛紧紧握着那瓶冰镇汽水,握得手心发凉,心里也哆嗦,他根本顾不上向好友忏悔自己不小心听了三句,怀着最后的希望问:“苏沐橙吗?”
周泽楷摇头,笑起来眼睛弯弯,一言不发地谴责江波涛装傻。他提着饮料大步走开,江波涛大步一迈赶紧跟上。
“队长,你不能这样,队长!”
“周队,小周,周泽楷,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你你你说清楚!”
周队大概反射弧长,慢吞吞地才有点脸红,耳朵发烫。可他只肯笑,再也不回答江波涛了。
5)
夜幕已然落下,隆隆的雷声之中,砸落一场仅有短暂征兆的暴雨。大雨持续不停,动荡的树影像招摇咆哮的鬼手,在闪电映亮的天幕下承受大风和暴雨的撕扯。
公园被大雨冲散了热闹,变得杳无人迹,一对落难的小情侣牵着手,尖叫着冲到藤萝架前,却惊愕地发现,有一个人裹在单薄的风衣里,靠在花架下唯一干燥的角落抽烟。
暗红色的星点难以照亮他的脸,可他身边平和的气氛在喧嚣动荡的暴雨中圈出一隅安逸,仿佛一直如此,总也如此,是狂澜巨浪中难以颠覆的浮空岛屿,是浮沉星海中光彩浅淡,却方位恒定的星。
他的平和令人放松了戒心,这一对少年情侣本能地觉得,这个人不是特意埋伏于此,也并不会心存歹意。
只是一转念间,对方掐灭了烟,身体向外侧了侧,给两人腾出宽裕的空间。
“谢谢!”
男生率先冲进来,一把将女孩子拽进怀里,拿下双肩包遮住女孩另外一边的肩。小姑娘为了约会穿得很少,脸颊埋在男友肩窝里,大概已经冻红了鼻尖,男生又心疼又着急,在狭小空间里,艰难地将湿了一半,勉强挡风的外套脱下来裹住她。
“对不住对不住。”他对旁边沉默的男人说。
“没关系。”这个人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们快速地交换了几句闲聊,就都没有再说话。直到有一个人突兀地出现在公园的广场中,打破了暴雨中的沉寂。他撑着伞,在黑夜里冒着风和雨,执拗地向这边前进。
意料之中的,他看到了大雨中花架这边模糊晦涩的人影,步伐停顿之后,极快地迈着大步靠近。
“叶修……”他喘着气,裹来潮湿的雨和霜的气息,毫不犹豫地将寻找的人拽进伞下。他的声音因大雨而显得低哑和闷:“还好吗?你——”他手指摸到叶修半边湿透的肩,意识到他特意照顾身边的一对小情侣,于是将手里的另外一把伞递给他们。
又一道闪电伴着雷声滚过天际。
“你怎么不去附近的……”附近都是商圈,天气不好,应该来得及跑去。
他顿了顿,似乎觉得此时说这些也没有用,于是闷闷地叹气。
然而叶修居然回答了他:“怕你来找我。”怕可爱又固执的小周,来见只约了时间地点的人,绝不肯等到雨停再出门。
“周队呢,为什么早到?”有人坦白从宽,又逗着趣儿地明知顾问。
周泽楷没有理他,他解开同样潮湿的外套,给了这个只会气人的家伙一个拥抱。
叶修轻轻眯了眯眼,呼吸化为不可见的雾气。周泽楷很暖和,胸膛是暖的,怀抱也是暖的,即使撑伞的手指冰冷,按在颈后的另一手却干燥而热,像保存了足够的热与暖,用以紧紧抱住他。
“阿嚏——”可是叶修被他的温暖一激,终于还是煞风景地打了个喷嚏,他只好哆哆嗦嗦地笑,“……哦呦,不好意思……要不冒雨跑出去?看起来不会停。”他感受到周泽楷意识到他感冒了,所有的气恼重新冒头,大概快要怒了,于是连忙带着鼻音拍他的背,“哎别生气别生气,出门前买了个手机,明天回去能拿到。我保证以后没有这种事。”
周泽楷沉默地又抱了他一会,勉强接受:“唔。”
旁边的那一对儿直到他们挤在仅余的伞下一起离开,才从石化中回过神来。
女孩儿双手捂着脸,脸都红透了。
“轮回的队长吗?枪王大大吗!”
男生也一脸呆滞,拿着周泽楷送的伞:
“他和叶……叶修?叶神?”
???
所以在网路上夸别人家队长可爱,竟然不是一种新型的垃圾话吗?
即使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腥风血雨,也可能真的不是?
那么千里迢迢跑来和轮回队长约会,还赶上下暴雨,是某种更可怕的战术吗?
仿佛也完全不是吧!
6)
如果一切小范围内伤及无辜群众的可怕秀恩爱都不是战术,那时隔许久之后,和国家队队员单独吃宵夜,是一种新型的战略吗?
应该也不能是吧!
“你们……???”
唐昊简直觉得自己是认错人了。他当机的大脑需要占用100%的内存来消化令人眼前发黑的场面。
前几天是谁跟着大家一起嘲笑叶修刚退役就回来有完没完,是谁靠在角落里,半天才说了一句:“就是。”
可你们其实这么熟???
叶修看了看周泽楷正在剥的虾,看了看自己正在准备加单的手机界面,并没觉得有哪里不对,能让唐昊直接愣住。
他最终招呼唐昊:“来一起吃点?听我唠叨一整天,也怪累的吧?”
周泽楷点点头,略带腼腆地笑了一下,好像还没有太习惯和这位新队友闲聊。
他又投喂了叶修一只虾,想了想,用纸巾擦指尖,从隔壁桌上取了路边摊专用烧烤清单,推到唐昊面前的桌面:“你点,叶修一起下。”
唐昊内心觉得比起和这两人一起吃宵夜他现在宁可一脚踹开黄少天的门,充满激情不带标点符号也不换气停顿地和他聊一整夜。
周泽楷你……
叶修你……你还乖乖凑过去咬住,你们是不是当我傻!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叨扰你们……约会。”唐昊几乎是僵直着脖子,从嗓子眼里挤出来最后两个字。
叶修居然开始笑:“不会不会。你快坐下吧。”
周泽楷的视线重新回到叶修身上,他收下的关键词大约是‘约会’。
“周六?有半天休息,想去买东西。”
叶修说:“周六加训,抓孙翔和黄少天开小灶,这两位的配合目前属于找不着北。”
周泽楷一锤定音地说:“那就晚上。”没有再给叶修机会拒绝,他这样说着,又给了叶修一只虾,“嗯……喻队说今天比昨天好,不能急。”
唐昊听到队伍相关的事,终于在无尽恍惚中找回点真实感,他遇到周泽楷询问的眼神,本能地点头:“哦,对。在他们对面,压力比之前大一些——”说完之后又忽然想到,本来不是在说这个吧!
他忍了又忍,忍到头上都冒烟了,突然一脚把凳子踹到桌子前面,大马金刀地坐下,拿过菜单。
男子汉大丈夫,能历胜局之喜,可忍败军之痛,能成千秋大业,怎么可能败给秀恩爱!
“领队,你觉得周泽楷的弱点是什么?”他冷冷地说,“我、孙翔、黄少天分别有可能以什么战术击败他?”
叶修认真想了一分钟:“你问问喻文州?我可能有点偏心,通常默认你打不过小周。”
周泽楷抿着嘴笑,又给了他一只白嫩嫩的虾。然后好心地给七窍生烟的唐昊倒了一杯茶。
6)
黄少天心想,叶修大概是在气我。
为什么孙翔、唐昊要和本大爷加训练配合?为什么整个队伍负责把我们仨当一组BOSS刷?
为什么周泽楷可以和楚云秀,苏沐橙两个妹子一起划分在远程范畴里组一队,又不是没被巴雷特大口径枪直接指过脑门,领队你是健忘还是瞎?
“叶修!叶修!!这可是你说的,我这周都和孙翔唐昊一个组,你得用君莫笑和劳资打一架!”
叶修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烟,全幅注意力都贯注在屏幕和键盘上,根本没空理他。
他用了点时间来险胜周泽楷,整个训练室里,就只有苏沐橙和楚云秀知道,他开着苏沐橙的账号,用沐雨橙风来和枪王厮杀。
“我要手抽筋了,小周。”叶修一把推开键盘,向椅子里一靠。
周泽楷从激烈的战斗中回了神,努力思索制胜的时机和可行性,他站起来望着叶修:“休息?”
叶修抽出账号卡,还给苏沐橙:“你和云秀商量商量,下一场对肖时钦张佳乐。我去抽颗烟的。小周你看看他们那边……哦,那,那你和我抽颗烟啊?”
楚云秀手指转着账号卡,惊奇又有趣地看着这两人。
周泽楷一句话也没有说,只用眼神,就令领队大大改了主意,可她又形容不出那是种什么眼神。
苏沐橙咳嗽一声,一把将叶修推起来:“去吧去吧,你答应过啦,注意每天的配额哦!”
楚云秀实在好奇得不得了,可她又没有办法追过去瞧。沐橙兴致高昂地拉开椅子坐下:“A国是双远程的机械师和弹药专家,肖时钦会模拟他的打法,新战术的测试可交给我们啦!”
肖时钦从楼下取了一个新键盘上来,替换训练室坏了的那一个。
他路过天台的时候,轮回的周队长正握着他们领队的手,两人十指时而交握,时而伸展,有时还孩子气地晃一晃。
周泽楷还捏了捏叶修的手指,像动用职业选手的敏锐洞察力,度量他柔软的手指有多细,有多长,和自己是否一样。
叶修的手形好看,手指也真的很软,被这样触碰大概是很享受。他嘴里还叼着烟,后仰靠在墙上,被周泽楷轻轻低头注视。
傍晚的光落在天台上。夕阳即将沉落,淡金色的温柔暮色包裹住浅浅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像来自对方的温柔的回响。
周泽楷抽走叶修嘴里的烟,靠在自己唇边,吸了一点。他轻轻蹙眉,低头咳嗽,微风掀动碎发,吹散了袅茫的烟气。叶修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帮他顺气,周泽楷拿着那支烟,不放弃地还想再试试,被叶修夺过去,一下按灭了。
肖时钦没有说什么,只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然后摇了摇头,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8)
后来苏沐橙想,一切有预谋的秀恩爱都是耍流氓。
他们夺冠的那一天,苏黎世的夜色被璀璨的星光点亮。
领队被他的每一位队员拥抱,欢呼声中得来不易的奖杯铭刻了所有惊心动魄的时刻,枕戈待旦的日日夜夜换来热血沸腾的荣耀,实至名归,可敬可佩。无数人为之战栗,为之哭泣,为之高声呼喊,在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中看到国家队将鲜艳的旗帜披在领队肩上。
他们的领队有点意外,有点错愕,却还是被簇拥到中央,一片混乱之中,有人用力握住他的手,将冠军指环扣在他无名指上。
闪光灯耀得人眼花,这个人腼腆的微笑却比星夜更亮,他的手指与叶修触碰,交握,又分开,快得像早有无数次勤奋的预演,温柔得像每一个对得起天才之名的清晨的天光。
即使在更大,更无止境的舞台上,他也依旧是他,是荒火与碎霜绚烂硝烟的主人,是与传奇比肩的荣耀第一人,是可靠的,沉稳的,无解的枪王。
冰冷的指环带着被掌心焐热的体温,历经无数种温柔心意,无比契合地扣在指上。叶修有点惊讶,可他最终绽出微笑,闭上眼,虔诚地亲吻了那枚指环。
这一幕被永远记录,就像不会散场的荣耀记录了每一份热血年少的理想。

国家队队长深深叹气,一点也不想接受采访。
“我能不能拒绝回答某个问题?”
在所有人的大笑声中,他沉稳温和的微笑带着战术大师的狡黠:“问我可不公平啊,我也刚刚发现。”
7)
黄少天翻来覆去,也没能找到荣耀粉丝们对着颁奖视频嚎叫大哭的亮点是什么。直到心情复杂的新晋友人孙翔别扭地告诉他,听说非正式队员没有冠军戒指哒。
!!!
黄少天推开键盘,扔开鼠标,哐当一声站起来,想去捶一捶队长。可他又立即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有希望在仅余的回程旅途中发掘真相。
冷静,黄少,身为剑定天下的男人,有什么理由不能拥有高超的观察力和敏锐卓绝的双商!
然后他发现,敏锐的观察力大约真的用不上。
“老叶!”
他把行李箱丢在旅行大巴的行李舱,兴冲冲地踏步上车,准备占领叶修身边的位置。然而他的行动受到了阻碍。
因不明原因而没有睡饱的叶修枕在周泽楷肩上,轮回著名的,柔软的企鹅毯子裹在他身上。
他的睫毛还挺长,在眼下遮出一小片阴影,遮挡了漏过窗前帘页的微光。
周泽楷手里捏着一袋话梅,视线越过叶修的发顶,注视着那些点滴的,细碎的阳光。他靠近走廊的耳朵挂着耳机,另一边有些空荡,像随时会有谁茫然醒来,同他念叨闲聊,而他也正巧期待着一样。
此时他转而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也看着他,电光火石之间,黄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瞎——这个姿势何等令人熟悉——抵达苏黎世的那个早上,这两人就靠在一起,睡得很香。
“很好。”
“厉害。”
“兄弟你不容易。”
黄少三连发。
毕竟这厮谁能受得了!只有软绵绵还话少的周队能担此伟任吧!
周泽楷微笑,顺手另找了一袋话梅送给他。黄少天握着话梅,一脸沉默,坐去孙翔身边。
孙翔开口问他:“你要不和队长坐?唐昊昨天说坐这里。”
黄少天缓慢地把视线投向他,一脸惊恐,孙翔被他如有实质的惊恐表情吓了一跳:“你干嘛?”
然而黄少天已经连滚带爬地坐回了喻文州身边,把喻文州也吓一跳。
孙翔无穷怀疑人生,为什么坐一起打游戏开黑会把黄少天吓跑??你混在电竞队伍里,难道不打游戏吗!
8)
电竞旅程中令人震惊的时刻何其多,却真的不能少算这一个。
王杰希觉得自己头疼,脑仁疼,眉心抽筋,无比怀疑此时此刻来杭州出差,是否是命运的蹂躏和安排。
他靠在耳边的手机里响着等待接通的提示声,不久之后,电话被拨给了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
“是。我是王杰希。”
“你们在杭州团建,丢失一个队长?”还以为语带调侃的微博是玩笑,难道竟然是真的?
“……有看到,来西湖边领取,断桥这里,哦,看起来心情低落,我现在准备过去。”
王杰希挂了电话,又拨通周泽楷的。
周泽楷从沉默中回过神来,看了手机,接通电话:“是。啊,你好。……什么,不是想不开,风太大,重要的东西掉进了湖里,有点发愁——”
“小周。”
有一个人出现在王杰希的视野里,王杰希听到周泽楷的声音一瞬间变得生动和暖洋洋:“王队,回头再聊,嗯……你在附近吗?晚上一起吃饭。”
王杰希按断了手机,沉思片刻,又拨回给江波涛:“你们队长……不是,没有失恋跳湖,但是大概跳进了奇怪的温柔乡。”
“叶修。”周泽楷轻声说,他眼睛里闪着微笑,“想你。”
叶修本来冻得够呛,被周泽楷一把拽进怀里,好笑地拍他后背,“哎呦,小周,突然袭击,查岗?”他发丝上细小的落雪还未化尽,呵出的气息是温热的,像一团又一团迷蒙的雾气,能在周泽楷睫毛上结出晶莹的霜。
“想了很久……本来有话对你说。”
叶修笑:“你确定?下雪的大白天,断桥?”摄影师们大概谁也不想拍到别人,纷纷挑选了别的地方。
“嗯……可是苦思冥想的情书被风吹去湖里了。”周泽楷的耳朵泛红发烫,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害羞。
两人视线相对,过了一会,叶修轻声说:“你再笑一笑。”
周泽楷凝视他,慢慢低头,在微笑中给他一个有点凉的吻。他的微笑像春风里每一个罅隙的绿,像遥远大漠里的自天际垂落的星夜,像此时此刻,二十里湖畔晶莹纯粹的雪。
叶修低笑回应他:“收到了。你的情书。”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小绒兜,塞给周泽楷。
“这是什么?”周泽楷被绒兜的企鹅图案逗得笑,轻轻捏了捏,里面仿佛塞了一些卡片。
“身份证,护照,银行卡……”
两人挨得极近,温热的呼吸软绵绵地相贴,叶修的呼气轻微停顿,最后几个字因忽然而来的紧张而偏低。
叶修听得到周泽楷稳定的,却忽然加快的心跳,像温柔的鼓点撞在耳边。
他的声音于是带着轻柔的笃定和一点忐忑:“结婚吗,周先生?”
两枚戒指被举到周泽楷眼前,内圈低调的嵌钻藏着无尽衷情的期许。千载的西湖岸边,绵绵无尽的纯白积雪为指环折射出灿烂的火彩,照亮两双闪过欢欣与快乐的眼睛。
“……”无辜路人王先生决定从这一天起,永久地将杭州从出差地点中划去。
“……”轮回的各位找到了请假溜走,却听说心情不好的队长,一个一个呆若木鹅,不知还能有何反应。
“……小,小周,轻,上不来气……”叶前辈发出微弱的抗议。
“嗯……”周泽楷轻轻咬着他的唇,柔软的舌尖堵着他,给他又一个令人面红耳赤的深吻,将他抱得更紧,不亲到腿软绝不放弃。
“轻不了,喜欢你。”

END

后来,晚上——
——"银行卡?"(为什么这个也给我?)
——"哦,听说S市男生会持家……哎,别害羞……也别一边害羞一边欺负我呀!"

新年快乐!
节日的深夜也很爱大家!
因为基友的点梗而写了不太擅长的原著向,可爱属于周叶,bug属于我!

这篇大约会和猫咪系列一起,在CP做个2W字小料本,原本想多改改再放,可是大过年的实在太喜欢周和叶,忍不住啦。毫无出息地喜欢他俩!
作为不正经的印调,请留言让我知道一下如果刷30本,会不会成为糊墙天王吧!

评论(21)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