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二十七) (又一个属于周末的不正经章回)

叶修身体向前倾,整个人压在周泽楷怀里,周宗主揽着他,跌落在地上。落地时两人同时错了半步,鼻梁相贴,叶修的呼吸暖融融地擦过唇边。

周泽楷一手抱着叶修,一手提着自己的那张琴,稍微退开,像怕当众冒犯前辈。他的手却一时不知怎么放才好。

“小周?你……打不过就抱住?”叶修手掌按在周泽楷腰后,惊讶地问。

叶修冲过来——不把琴打飞会被他弄死——抱住是本能——

周泽楷真的无可辩白,一个字也说不出,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又凑近了些,根本不知道词拙的表情有多让坏心的叶前辈在心里大笑。

叶修侧过脸颊,温热的呼吸在嘴角逡巡,分开的唇瓣几乎要碰到他的。

周泽楷屏住呼吸,放在叶修身后的手掌力道加重。

“不错,这位师弟,”叶修极近地说,语意轻松而带着笑,“你看看你看看,这影响多不好,以后注意啊。”

“……”周泽楷紧紧注视他,不知在想什么。叶修退开一步,周泽楷松了手,放这人离开自己的怀抱。

义斩众人震惊地见证了叶修这别具一格,威风凛凛的据为己有。

叶修知道他们全都在意淫自己与周泽楷的关系(都怪小周),这人懒于解释,竟然炫耀。

叶神的战斗力真是各种意义上的不可描写,众人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熄灭成冒着烟的小火星。

楼冠宁要是到了这时候,还认不出这位与叶修比武的道君是谁,简直是白混了:“周宗主?”

周泽楷应了:“是。”他转念又说,”抱歉。改日赔偿楼当家一张琴。”

楼冠宁本想说不用不用,转念一想轮回宗主赠他一张琴,何必不用,于是拱手说:“好。多谢周宗主与我演武。来日挑战你门下弟子,还望多留情面。”

叶修道:“哎这多不好,道巡司一堆人看着呢。不过也不是不行,给多少钱啊?”

楼冠宁一句“靠”没有忍住。这不客套客套吗!幸好在场都是自己人,不然还让不让人申请宗门啊!

 

义斩众人谢了两位指点,自行议谈。周叶两人回了那个令人钦佩的寝居,随意说说话。

叶修手边放着一碟葡萄,他时不时剥了,投喂小周。

他平时并不嗜好零食,却也敌不过楼冠宁给的葡萄实在圆润多汁,一颗接一颗,吃了大半。

叶前辈收礼物收得毫不客气,毕竟辛苦地指导了两回,如果楼冠宁还不能摸到点儿如何对付轮回弟子和微草弟子的门路,那可永远别提想当宗主了。

周泽楷喜欢葡萄,也喜欢叶修。他听前辈和他说一说琴道,王杰希,微草,又随意夸他两句小周很厉害,觉得有点心满意足,可他每当被叶修喂葡萄,就有点走神,好容易集中了注意听前辈说话,叶修又喂他一颗。

“过来,睡觉了。”前辈吃完了葡萄,这才满足。

两人在寝居里沐浴放松,钦佩了楼冠宁往地处荒漠边缘的义斩运花瓣。

叶修说小周先去躺下。他靠在池边点了烟,眯着眼睛享受,周泽楷于是自己先去寝室。他单纯而茫然地,沉思地对着那张令人钦佩的五米长五米宽的床。楼当家究竟觉得他与叶修今夜要在此地干什么?

叶修回来寝室时,周泽楷只穿着白色的里衣,手指枕在脑后,陷在巨大的床里。叶前辈有些喜欢‘小周在我床上’这个念头,微笑问道:“那只小啾啾呢?”

周泽楷指了指床边的首饰盒子。果然小白鸟老实地卧在里面,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说‘啾啾’。

叶修说:“很好。身为轮回宗主的鸟,可要见识广博,不能像你江师兄的云枭。”

他说完躺下,周泽楷靠近了他,与他窝在一起。两人躺了一会,小周忽然说:“今天武斗的时候,前辈原本是不是想亲我。”

叶修脸皮厚如城墙,随意一笑,抬手搭着他肩膀:“是啊。你怎么知道。”

周泽楷说:“后来想想,我若慢了一点,没有去毁那张琴,你会让它从我左侧擦过去。我与前辈撞在一起,跌出武斗境界,前辈一手抱琴,另一手揽在我腰后……肯定会亲到。”

叶修吊儿郎当地,不正经地赞赏他的分析:“恩恩,有理有理。”

周泽楷问:“为什么改主意?因我抱住你?”

叶修严肃地说:“不是。怕忍不住摸你。”

他以为周泽楷会脸红,早想好了如何逗他,结果小周又挪近了一点,两人几乎呼吸相接。

周宗主沉默了好一会儿,叶修都要忍不住了,听到他轻声说:

“晚上不用忍了,也不亲我。”

叶修再一次因为小周太过可爱而被击中了。他心里闪过许多‘这一点都不合理!’的呐喊,恨不能压住他,揉脸颊一百次,再亲一百次。他忍来忍去,到最后也只能果断地翻身坐起来:

“一会亲。哥去抽个烟,冷静一下。”

长微博

叶修本就喜欢白天睡觉,此回小周陪着他,两人窝在一起,睡到了午时。

周泽楷感到他在怀里翻身,稍微松开手臂,由得他换了姿势,重新枕过来。叶修用手指摸了摸他眼睑。周泽楷享受他柔软手指的触碰,没有张开眼睛,前辈捏了捏他的鼻梁,然后给了他一个浅吻。

“唔,可爱……”这人发出几不可闻的低喃,似乎心情很好。

真喜欢小周。

世间永不会腻烦的事,除却修行,比武,随处闲逛,大约就是与他修行,和他动武,同他闲逛,盯着他走神,抱着他发呆,夜晚欺负他,和他燕好,亲他的眼睛,被他凑过来要吻。

周泽楷被他摸了摸发顶,闭着眼睛嗯了一声,含糊地说:“前辈在想什么?”

叶修知他醒来,手指又在他脸颊蹭两下,不正经地哼笑:“在想我们小周吃饱了,终于没有顶着人。”

周泽楷总算对他这些莫名的荤话有了抵抗力,他耳朵的温度升高,轻轻应了:“……前辈很厉害。”

咳,叶修老脸一红,实在不能去计较究竟是何种厉害。他坐起身,去看周泽楷放在首饰盒里的那只小啾啾。小白球儿圆滚滚的,它吃了魏琛给的榛子,懵懵懂懂像刚有灵智的幼儿。它瞅着主人和叶修一晚上,此时也继续睁着一双圆亮的黑眼睛瞅叶修,见他看过来,‘啾’了一声低下头,两颊仿佛浮过红晕又消散,整个啾团成一团不出声了。

这神情好像在哪儿见过???

???

叶修顿时被萌坏了,心中小鹿撞了两下,觉得这小白鸟莫名其妙地可爱。他决定立即起来,去给小啾啾买灵果吃,喂成一只大啾啾。

江波涛的云枭如果敢欺负它,就撵跑。要是敢吃了它,就炖汤。



----------------------

周末愉快可爱的小姑娘们。好吃请发小红心表扬我。~这周的三次元工作十分的……转折,让我总也感慨自己的人生莫非开着Hard模式。……好在我决定周末沉迷周叶拯救自己,再多任务和加班,周一再说。

遇到你们很开心~谢谢。(比心)

评论(20)

热度(178)

  1. 倦意如温明月入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