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猫咪别跑

半夜修仙福利。

尤其@一位不知道会不会再也不愿透漏姓名的太太 和 一只名字总是很长的猫。我也不知道要说谢谢你们的鞭策还是啥也别说赶紧面壁思过。

前文链接: 猫咪你好 

----------------------------------------------------------------

H市某酒店大厅。一位姑娘捧着手机,两眼闪闪发亮,注视距离她二十米的地方。

聊天群里消息闪个不停。

我在酒店看到叶神了!还有夏天穿长风衣的人,和他在一起!

啊,叶神好像被酒店拒绝了,因为需要同伴出示身份证。

叶神很不开心!他不知道原来自己开个房间不能带同伴上去!

啊,叶神拽着同伴走了!不是大厅门的方向!啊,洗手间!

等等啊!不敢打扰到他,只想远远看几眼——

哎??

 

群里的聊天到这里忽然没了下文,所有人挠心挠肺的哀嚎和询问之后,这个姑娘发了开心到呜咽的表情包。

啊啊啊,叶神对我说话了!

群里一通啊啊啊啊啊啊的刷频,直到有人嚎了一句,不要刷频,叶神说什么!

那个女孩儿双手捂脸,过了一会才捂着心口回复。

他说:小姑娘,能不能帮我个忙,你这几个塑料提袋,能送我一个吗?

他说:谢谢啊。

 

叶修提着一袋衣服,搂着他的猫,看到刚才那个女孩儿还坐在那里,对着手机笑。他刚才很着急,此时才留意到她提着荣耀的手提袋,装了一兜新买的海报和签名板。

“猜猜是不是你的粉丝。”叶修对着猫小声说。

白猫咪敏感地趴下了耳朵尖,不开心地转过头,甩了甩尾巴,依旧在气这人压着自己变回猫。

结果叶修竟然向着那个女孩子走过去。

“姑娘,谢谢。哎,这边也没有别的客人,再和你打听一句,附近有哪家酒店可以带着宠物吗?”

“这家就可以?谢谢谢谢,那要不我把手提袋还给你……”

“不用还,签名?啊可以。手机上?哦,可以啊,不过你确定要签正面……?别急别急,哦哦,那拿掉手机壳吧。”

叶修正经地签了个名儿,又拿着海报笔,问一句:“你买了谁的签名版,我看看,嗯,周泽楷。来,就这张了。”

他怀里那只软乎乎的白猫咪叫了一声,张大了澄澈明丽的眼睛。

叶修握着它的小爪,和它一起握着笔,在它耳边吹气:“乖啊,签名。”白猫咪微弱地咪呜,羞恼地向后逃,叶修见它不情愿,嘴角带笑,唇在它脸颊上轻轻碰了碰,它于是认命一样安分了。叶修好看的手指握着它的小白爪,也捉着那支海报笔,在印刷着周泽楷腼腆微笑的签名板下方,一笔一划地写了两个字:叶修。

白猫咪呆呆地咪了一声,长长的尾巴卷起来些。
溜走一万次的人这么好说话,就是为了给他盖个戳吗?
太狡猾了!

叶修顺利办了入住,在前台姑娘的思考和注视中,毫不解释穿长风衣戴帽子的同伴去了何处,猫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他手指玩着那张房卡,很快找到了房间。

滴滴声之后,绿灯亮起,门被推开——

老实了一路的猫咪跳下地,再然后成年男人的重量压过来,将他按在门上。

“哎,哎,小周,冷静嘛。”手提袋和房卡都掉落在地,叶修靠在门上,手也不知该往何处放,只好举起来,以示清白。

他这反应,让气势汹汹的周泽楷顿时红了脸,他满腔被扒光衣服的着恼全然变成了不好意思。

“……”

周泽楷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拉开橱柜,拿了一条浴袍,先裹住自己。

两人相对无言,直到周泽楷说:“前辈,你在看哪里……”

叶修走神一样地‘嗯’了一声,视线跟着他发间那一对漂亮的猫耳,又留恋不舍地追着落出浴袍之外的,翘起来的尾巴尖。

“小周啊……”叶修继续盯着他看,“嗯,这个,这屋里只有我和你,逻辑上来说呢,我刚才也和酒店前台说过了,你是我男朋友……嗯,就这样决定了。”

他懒洋洋地从门板上起来,走近小周,顺手就把浴袍带子拆了。

“所以别客气别客气,不穿就不穿嘛,反正我也帮你洗过澡了。”

周泽楷:“……”

他的下一个动作是,毫不犹豫地把叶修也扒光了。

这俩人在门口一通瞎胡闹,打得累了,闹得笑了,终于想起来插上房卡,窝在床里吹空调。

大热天裹着风衣外套出门的周泽楷出了一身汗,想把尾巴从叶修手里拯救出来。

“前辈,别闹……让我先洗澡。”

叶修爱不释手那软绒绒滑溜溜的触感,恋恋不舍地放开手,又问一句:“洗完摸?”

周泽楷被他这词不达意的三个字弄得脸都红了,索性不理他,自己坐起来,去浴室了。

叶修目送他进去,先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忽然想起来似的,开始对房间翻箱倒柜。

周泽楷洗完澡,裹着浴巾擦头发出来,叶修于是也去洗澡,路过他的时候,忍不住又瞅了几眼他的白尾巴。

叶修在浴室洗澡,周泽楷在床上发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开始对房间翻箱倒柜。

过了一会叶修回来,看到小周呆呆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叶修看到他轻轻前倾的猫咪耳朵,就由衷地觉得好可爱,他在床的另一边坐下,与小周一同陷落在被子里,用手指轻轻摸了摸耳朵尖。

周泽楷的尾巴翘起来,环过身体,拍了拍他的腿。叶修又想摸耳朵,又想摸尾巴,一时间竟然没了主意。

最终他抚摸着毛绒绒的尾巴,凑近小周,亲他的耳朵尖。

长微博

叶修在酒店结账的时候,心情很好。他不知道自己温柔的微笑贿赂了前台姑娘,使得她最终在结算了五盒避孕套之后,依旧露出了职业的微笑。

“谢谢,欢迎您下次入住。”

昨天临时离开的英俊青年依旧戴着帽子,裹着长风衣出现。

“好了?”

“小江帮你快递了身份证,今天就会到了,要回S市吗?”

穿长风衣的先生脸颊微红,低下头说:“不要。……只给你看到。”

这位叶修先生摸了摸他的脸颊。

前台姑娘非常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一截毛绒绒的白尾巴尖尖,从长风衣的领口翘了出来,心花怒放地颤了颤。

 

Fin

评论(21)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