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二十四)

两人坐在树下乘凉,很是平和惬意。太湖浩淼烟波尽览眼底,天空如镜,万里无云。

小周问叶修从前是否带着苏仙子居于此地,叶修说是,与他讲了些昔年旧事,沐橙喜欢的花,山中的野味和可摘的果实,又说一些野果万万不可尝试,沐橙吃了会酸得哭,第二天也不理人。周泽楷听得入神,神情柔和,又听叶修讲如何与好友去一切危险叵测之地碰运气,用杀得的材料,铸造武器兵刃。叶修说本以为这样隐逸红尘,求仙学道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却然而发生了许多不好的事。此后又过了些年,他邀了昔年友人,与长大了的沐橙一同创立了嘉世法台,应对混沌万魔降临人世的侵扰。一旦离开此地,岁月滚滚向前,再也无可回头。

周泽楷没有去问,叶修的却邪战矛为何会被嘉世转予轮回,换了足以买下半座宗门的仙宗珍宝。他也没有去问,当年混沌降临之时,叶修也刚刚合道,为何就有心气挽回飘摇的颓局。

他此时想到许多,最终却也只问了一句:“你的好友……?”

叶修轻轻摇头,难得有些落寞:“他死了。”

他此时依旧提着那杆烟枪,一时间早已释怀的许多旧事,又都浮现眼前。

把酒比剑的毕生挚友;

为造花雨砍断了树,惹哭沐橙手足无措的蠢哥哥;

战矛初试,一招斩断太湖水的轻狂少年;

手执千机伞雏形,言道精学各家,或可名动天下的炼器大师。

他眼角眉梢飞扬的神采犹在昨日,可世间已过数百年风雨,本以为永不会道别,可他音容消散,永为云烟。

“我带你见见他。”叶修心中升起这个念头,于是说了出口。

周泽楷看着他,点头。

 

叶修去左近的镇子上打了酒,找来一把镰刀。

两人沿着山道,向山中去。

走不了多久,遍地的断枝荆棘封了道路,叶修提着镰刀,一路砍过去。他不用道法,周泽楷帮着他,搬开拦路的断枝。其间树木的锐刺伤了手,鲜血涌出,道法元气染了枯枝,落地为木,开出一整树洁白幽静的山茶。

叶修握着他的手指,沉默不语,周泽楷自他手中取走镰刀,改由叶修帮他挪开断枝。

这两人走了一路,终于到得百里之内视野最广的一座峰顶。

青苔攀满地面与树身,早年沐橙带来的木桌朽散为乱木,与苔藓野草生在一起。

对着太湖方向,有一座小小的坟茔,没有立碑。坟茔之上清理了杂草,放着一枝不知名的花。

“沐橙来过。”

叶修见到花,轻轻叹了一句:“这是她的兄长,我的挚友,苏沐秋。”

他拍开了酒坛的泥封,将半坛美酒倾落在坟茔上。另外的半坛立在坟边,算是与他共饮的念想。

“小周,你说这人此时又在何处逍遥快活。以他的性子,绝不会甘心在百鬼之中阴森地呆着,必定次次都早早求了轮回。唉,我可再也没遇到过。”

周泽楷摇了摇头:“兴许遇到,只是你认不出了。”

叶修说:“你怎知我认不出。”

周泽楷沉默片刻,终于还是说:“一入轮回,前缘断绝,前尘尽斩。他站在你面前千百次,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与你再无任何牵念。沧海化石,海石生贝,贝为珠母,躺在你掌心的一粒珍珠,与千万年前那片沧海,岂会有半点相似之处。”

叶修面对着苏沐秋的坟茔,长久地沉默。

许久他呼出一口气,在向晚的山色里,化了淡薄的白雾。

“你也这么觉得。沐橙从前,可是不信的。她幼时哥哥许诺说,已得真仙托梦,求了一门秘术,若不能证道为仙,身死之时,必招来世间最后簪在她发间的一枝花,相伴于己,如此生生世世都记得。这厮是在胡说。我敛尽旁门别册,妖邪异术……却不敢告诉沐橙,这是哄她开心的玩笑话。”

他不知为何,轻而又轻地重复了周泽楷之前的话:“一入轮回,前缘断绝,前尘尽斩。……我也这样觉得。……永不会是我认得的那个人了。”他这句慨叹,已不是为了沐秋,却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

周泽楷不知如何宽慰他,却由衷地觉得,若是自己,得他如此记挂,纵然千般不甘,万般不舍,大约也无悔恨。

“若我身死,你可愿我记得你。”

叶修转过眼来看他,不知为何有此一问。他深黑瞳仁之中一点微光闪逝,嘴唇动了动,

简单的‘不’字没能说出口,于是竟然愣住。

周泽楷得了他的答案,遂一字一句地说:“我有冰火两脉道法,冰是生来既有,火是合道之时,真仙所赠。冰火相承,独有一脉神通,若不能证道,身死道消之时,可赠爱重之人一寸魂魄,入他心魂。如此生生世世,若不遇他,不眷红尘,若能遇他,总会记得。”

“小周。你可在胡说些什么。”叶修微凉的手指抚触他脸颊,喃喃地说。

周泽楷阖眼,握住他的手指,贴于脸颊:“轮回宗主许你诺言,我说如何,就是如何。可看前辈敢不敢信。”

叶修的声音如同从很远处传来,轻得不能再轻:“……你这小混蛋。”

周泽楷依旧闭着眼,他不去看,却能感知叶修心绪波动挣扎,因着不肯出口的缘由,因着冥冥之中的注定,因着对他不知从何而起的不舍与宠爱,陷落进这句诺言中去,此时若信,一生都信。

叶修,你在怕什么?

你的指尖在发抖,你知不知道?

“再说一次,我要信了。”叶修这样缓缓地说,也闭上眼睛。

周泽楷于是说:“若不遇你,不眷红尘。”

前辈百花谷中温泉月下赠我白海棠,我……从此都爱海棠,再也不愿改了。

前辈浩瀚荒漠中与我共战,再不会有任一人,因心中缠绵,能以道法呼应共生。

前辈太湖雷雨里在我怀中,爱欲情欲,皆因你才会,又如何能忘。

即便不能为我道侣,或再有千百种原因,我知我心,永知我心。

叶修注视他,不知为何,竟如彻悟般,目光平静澄澈。

山外传来隐约雷声,似乎又要落雨。

不可知的天音忽在云际动荡。

云阕仙境宏伟之城如蜃楼浮现,遮笼在层云之后。整座城池铮然如铁,高逾千仞,万里连绵,足见城池之主威势之重,旷古绝今。大日自落处而升,重回正午,灿然耀目的无上之辉中浮现征伐血色,内现一轮血月,如天宇之瞳,杀伐之眼,俯视三界。

此时钟磬齐鸣,兵戈刀戟盛如阵舞,金戈铁马音入洪雷,滚滚卷来。

一架云桥自杀伐之眼中缓慢展开,向两人所在之地,绵延而来。

周泽楷从来不会想到,他许了叶修一诺,竟连天宇也要惊动,更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这位辗转人间数百年的斗神,大约就要证道了。

他来不及去说什么,也不知要说什么,心中竟有片刻空白,只本能地,牢牢握住叶修的手指,仓促又不知所措地注视他,一个字也说不出。叶修却紧紧回握他的手指:“无事。”

他如此笃定,周泽楷尚未能回神,但见云桥自起处崩落坍塌,云中翻滚缭绕,隐没龙形,钟磬礼乐消散,雷音渐隐,仙家盛景琼楼显现城池之后,玉宇光辉盛大,而后与仙阕城池一同,没入层云。

杀伐之瞳灭入大日之辉,血色渐隐,夕阳位归原处,异兆皆无。

千载难遇的奇瑰异相尽散,仿佛从未出现。

周泽楷曾阅典籍中所录道君证道,也亲眼见过师尊证道未成,道法衰弱,可他从不知晓竟有人会如叶修这般——

“无事,小周。”叶修依旧紧紧握着他的手,“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不是证道失败,只是…………只是修为未满,时机不到。我不会道法尽散,身故道消。”

周泽楷心知他必有蹊跷,可叶修好好地站在他面前,他一想到——叶修若是证道失败,会如师尊一般,白发满布,道法衰竭——

他浑身发抖,另一手攥紧了拳,后怕到不可自抑。

天宇之威,造化之能,区区道君而已,只如蝼蚁——所谓巅峰道法,又岂能抗衡一界浩瀚威能。若他不能保护这人——若竟有一日全然无从守护于他——

“……”

叶修被周泽楷这样地盯着,也知情形不妥,索性上前一步,抱紧了他。他的指掌张开,抚在小周背后,他的体温和混在烟草味中的檀香多少安抚了周泽楷。他急促的心跳慢慢放缓,冰冷僵硬的手指重又找回属于人间的温度。

“前辈,不要有事。”他这样说着,回抱了叶修,将他紧紧拥在自己怀里。别让我痛恨自己一无是处。

也别走。这句话,在心中蓦然显现,却没能说出口。

 

两人沿着来时的路下山去,一路不之收了不知多少讯符。都是在问叶修和周泽楷,究竟是谁搞出这种千古奇闻。‘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桥塌了。’

叶修烦不胜烦,全都不理,尤其是黄少天,此前连讯符名帖都被他丢给了小周,竟能想起来再塞给他一个。

周泽楷只老实地回了江师兄,“不是我”,就再也全都不答了。

“我此时觉得沐秋得生气。”叶修道。

周泽楷点头。叶修带旁人来见他,忽然整出如此阵仗,确实惊扰故人。

两人沉默了一会,叶修说:“其实我寻到过沐秋的转世,却又自知不是他。”

周泽楷心中仍在想着方才之事,究竟有些难以释怀,此时听叶修这样说,反而觉得与他方才发生的异象相比,擅动邪术倒是小事了:“我见过此种异术。你……耗费了自身道法?”

叶修叹气:“是。我以百年道行为祭,寻他轮回踪迹。寻了许多年,见到的却只是又一座坟冢。闻言葬在此间的人,官至翰林,乃是俗世之中一等一的文豪。我知道这不是沐秋,他不爱权势功名,一心只想求仙。可又似乎有一分旧事,让我动容。邻里皆传此人年少时轻狂潇洒,皇帝点他榜眼,空一名探花,这一位跪请皇帝,点他探花郎,博风流才名。皇帝爱他年少才高,居然应允,让他亲去各园中剪取鲜花,一时京畿子弟倾城随他,名压当年的状元郎。”

周泽楷原本心事重重,却也被他所言引得入神,得了他的停顿,也只轻轻‘嗯’了一声。

叶修于是说:“我……只对沐橙说,寻觅许久,只见了坟冢,此种异术,不信也罢。”

周泽楷摇摇头:“探花郎……珍珠源海,却不是海,早已不是那个人,他永都不知,自己为何爱花。”

此时两人路遇一坑陷,叶修走过之后,去捉小周,要将他拽过来,周宗主知他身在故地,又陷在思绪中,本能地护着他,就像护着少女沐橙,于是真的借他手掌之力,一跃而过。

叶修伸出手之后才醒悟,小周却顺着他。叶修心中温柔,索性一路都没有松开他。

“我此时觉得沐秋会开心。”

周泽楷被他拽着,也不知他为何捉着自己不放:“为何?”

“有一位传言道法天下第一的厉害道君,在他鉴证之下,对我告白。沐秋若在,必定第一不服我得你之心,第二为我开心,第三突然问你要不要改为追求苏仙子。”

周泽楷被“告白”两字击中,想想自己方才说了什么,至此才迟钝地开始不好意思。

他不说话,叶修却笑,说他后悔也来不及。

周泽楷耳朵尖都红了,叶修叹气:“哎,一会同我回琴楼,只得装一装。就你这点本事,若被兴欣众位围攻,半招也走不过去。”

评论(2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