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二十一)

两人一路沉默,又前行数十里,一路偶见两组尸骸,俱都朽化枯骨,乱抛散埋,偶尔可见散乱的碎衣和兵刃,多是些并不起眼的散修和异兽猎人,未见各仙宗弟子。

“小周……”叶修越向前,越觉不对,遂开口道,“周宗主,你……”

周泽楷未等他说完,低声应了:“嗯。此处不妥,当心。”

叶修已然觉察远处沙下蠢蠢欲动的危机,只怕已有万千蛇群合围而来。无论此时向何处移动,都不会是上策。

此时百里之外忽有一声沉闷的响动,如厚重的雷声动地而来,无尽沙海之中,群沙震颤作响,沙丘缓慢移动。

一道阵法壁障在两人身后升起,这绝不是异兽传承的迷境之阵,是一桩人力痕迹明显的陷阱。

沙丘与迷雾之后,群蛇可怖的轮廓自沙下簌簌现身。他们赤红的双目连成一片,在遮天蔽日的走石飞沙之中,诡谲而兴奋。

叶修感受得到道法被压制,周泽楷恐怕也感受得到。此阵绝不简单,阵心之中必有蹊跷。

两人相距不足十步,碎霜之辉在周泽楷掌心亮起,叶修取了千机伞,伞尖向下,如倒提沉重的铁刃。

群蛇嘶鸣冲锋,宽大的蛇吻咧到极开,如同数万诡谲可怖的笑脸,獠牙之上闪过森然亮光,淌落的涎液泛着令人作呕的绿芒。

两人同时动了起来。碎霜狂暴的锐鸣划过耳边,向四面八方推进,冲在最前的蛇群被极寒之力冻结,碎裂成粉,落地后触到灼烫热砂,爆成血雾。叶修的攻势落在更近一些的位置,踏着同伴血肉扑上的群蛇愤怒嘶鸣,浑身披鳞坚如甲胄,却被一道又一道绵延的道法轰碎。

荒火的辉光此时燃起,它与碎霜一前一后地轰向极远处,在群蛇阵中烧出一片火海。

叶修千机伞化战矛,刺目的白色光辉当空而起,冲进荒火的战阵,在咆哮的蛇群中轰出一道又一道爆破的尘暴。

群蛇倚仗势众,要在道法狂涌之中撕出一道扑近的裂口,叶修手中战矛化为长剑,上引大日之辉,下接群沙之势,剑舞如圆弧,层叠道法如浪递出,方圆十数里的沙地中亮起一道绚烂的弧形壁障,蛇群撞上这无形的屏障,不顾身体的灼烧,疯狂噬咬,即使蛇尾蛇身尽化飞灰,蛇头的利齿依旧狠狠扎入屏障之中,死不瞑目。

碎霜在蛇阵之中突然爆裂,碎成千百无形的冰凌,如同狂风暴雨,自咽喉和双目穿出血洞,所至之处,尽诛群蛇。荒火此时回防,剧烈地撞在叶修所设阵法之上,燃烧出一道蓝焰璀璨的火墙。叶修攻势又至,数道突如其来的道法之刃自火墙之下狂涌穿出,自下而上撕裂沙丘,碾碎群蛇,爆出一簇又一簇散落血肉。

两人道法此消彼长,毫无凝滞,如同携战百日,对敌千回,攻势绵亘连成无懈可击的屏障,将来犯之敌尽皆撕碎。

叶修阵法所立之处,成了群蛇涌动的尽头,血肉模糊的坟场。周泽楷道法被迷境与敌阵削弱之下,依旧所至极远,不仅与叶修死守阵地,亦能向着群蛇之中无尽袭扰。

“小周,碎霜撤回来。”

叶修稍微眯着眼,瞳仁之中点染了一星血色,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撤了碎霜封锁,让更多的蛇群冲上阵法壁障。

叶修手中战矛化了长剑,以此阵法壁障为依,接连又起了数个阵圈,黑云汹涌,压顶而来,群蛇如受重压,堆积在壁障之外,再之后万千白骨巨手之虚影自沙石中冲出,手执铁索,尽缚群蛇,碎霜收敛的攻势在同一瞬爆发,沙海之中尘暴跌宕,地出裂谷,狂猛流沙倾入地底。荒火辉煌的光辉在极远处缭绕骤亮,封锁万蛇溃散之路,叶修的攻势由近爆开,周泽楷的道法由远逼近,不及退走的群蛇尽化齑粉,黄沙之间昏无天日,血肉奔涌,厉火烧灼,如堕炼狱。

方圆百里之内战地平息,再远之处残蛇走退,周泽楷在漫天大火散去之前回身去看叶修,前辈骤然收伞,瞳仁中战意被火光映照,未随消逝的浓烟退散。

“王族不出,群蛇先退。冲锋之时毫无智慧,却又仿佛有所指挥。”周泽楷道。

叶修目视前方,神识之中查探四野,果然再无半点动静:“看来这才仅仅是试探。自知不敌你我,于是退去。”

周泽楷听他说了‘你我’,轻轻抬眼,正对上他转来的目光。

叶修叹气,觉得一生之中从未有过如此心思百转的时刻。

他席地坐下,坐在这方圆百里之内为数不多,未染血污龌龊的沙地里,如同下一轮鏖战之前最后的休整。

周泽楷站在他的身边,衣袂在寂寥的荒漠之中烈烈作响。

“周宗主,可会后悔?此事有所蹊跷,我也没有十成的把握,让你离开此地。”

周泽楷没有答话,可他的沉默,却又永远都是无声的回答。

可惜叶修大概听不懂。

在霸图荒谷篝火之旁,他阖着眼,数着叶修的脚步声,听他慢慢走近,经过身边时带动细微的风,让自己鬓边垂落的白绦拂动脸颊。有一瞬间,他几乎心有所知,知道叶修会在他身边坐下,可他却又没有,他在几不可察的停顿之后慢慢走远,坐在了巨大篝火的另一边。

他不能不去看他,又不能去看他,只好静静地,一直阖着眼。

一如此时。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答案,即使叶修再问千百次,也只会有一个答案。他的心在狂热地躁动,他却没有任何立场开口,只能以沉默作答。

“小周。你要告诉我。”叶修的声音很轻,像一句低沉的耳语,一如此前短暂旖旎的幻梦的日夜,他们将彼此揽在怀里时,最亲近的轻呓。

周泽楷意识到自己正在忍耐,鼓动的心脏让全身血液几乎逆流,他要耗尽力气去忍,攥紧拳头去忍,不要不顾一切地,用尽蛮力地,将这个推开了他的人按进自己怀里。

“不会。”他听到自己说。

烟雨楼台山巅,日暮时的饯别。

北境重镇之中,连绵的轻舟与灯火。

百花谷金星雪浪阁里,与他对视谈笑时映衬烟火的眼睛。

琴楼树下的棋坪,轮回海底的群鱼,直到此时此地,他依旧会叫的‘小周’,被他回想了许多日夜,再也无可忘怀的,温柔如在耳边的轻音。

似多衷情,就有多无情。

可叶修此时仰头看他,却又不是那位一往无前,无所不能的叶前辈。他只似红尘之中迷失了前路的寻常人,得了他的答案,却有百转千回的愁肠。这矛盾的内心让叶修嘴角抿出冷硬的转折,不出一语,瞳中却又有压抑的温柔闪过。

这是一个男人,注视求而不得的毕生所思,也许会有的神情。

周泽楷在他面前缓缓跪下,左膝触地。他的手指抬起,几乎放在了前辈的嘴角,却终于没有碰到。

他的瞳仁之中闪过微光,一个忽如其来的念头撞击了他的心,让他轻喃出声:“你舍不得离开我。”

叶修没有立刻回答。周泽楷靠近他,让他脑海之中几乎放空,最终就也只剩下了真心和本能:

 “我当然舍不得你。我……”他这样说,最后的两个字被他醒悟般地吞了下去,只余破碎的,没能做完的口型。

叶修愕然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也同样愕然地看着他。

他们注视彼此的眼睛,直到叶修轻易握住了周泽楷的手指,看到他捻在指尖,方才得手的那一念道法。

他曾在海心之中,触碰玄冰,窥视了小周的心。面前这位再也不是小白兔的年轻道君,终于也在他无所防备的时候,要了他一句坦然的回答。

他不问他有没有过哪怕片刻的真心,也不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只问他可曾不舍。

这是面对挚爱才会有的姿态,是……他绝不会想,却又终于亲手伤了他之后,这个男人给他的答案。

为什么人竟会面对这种时刻?只想永眷红尘,只想永远伴在这个人的身侧。来路,过往,前尘,余生,通通都能算得了什么?我是想要放过你,可你又让我如何才能放过?

“周宗主,小周……过来点儿。”周泽楷看到他的唇轻轻翕动,叶修紧紧握着他的手腕,大约攥出了指痕,像是怕他忽然逃走。

他慢慢抬起视线,重新与叶修对视的时候,叶修抱紧了他。

周泽楷有一瞬的无措。在叶修面前,他永远还是那个迷恋了叶前辈而不自知的年轻道君,而不是轮回之渊杀伐果决的周宗主,更不是天下人心中的道法当世第一。

他的温柔,他的沉默,他无可动摇的道心,在叶修面前,全然毫无用途。这个人,一定就是这个人,是他无尽孤独之中忽然归来的转折,是无可挣扎的海棠的幻境,是前缘,是来路,是他辗转红尘之中,愿以道法相缠绵之人,是愿死战至最后一刻来守护的归途。

“……”周泽楷闭上眼,手指放在叶修脑后,将脸颊埋在了他的颈窝里。

天地辽阔,黑云压境。万里荒沙之中火光熄灭,浓烟依旧。血与火之中这两人相依跪坐,拥抱彼此,然后终于交换了一个久违的吻。

恍如隔世的轻触演变成魂魄交融的纠缠,他们咬着彼此的嘴唇,不肯放走对方的舌尖。他们占据了彼此的呼吸,直到失氧的烧灼袭击咽喉和肺,两人喘息着,心跳沉重而急促。

“还有一刻就是黄昏,它们大概会冲锋。”周泽楷将轻声的低语喂食给他,轻轻又啄了两下。

他的叶前辈发出低声的笑,又因为气息不顺,别开头轻轻咳嗽:“大宝贝儿,你想如何,再亲一会,鼓励一下?”

周泽楷再一次败给了这个称呼,脸颊的温度莫名升高。他索性拖了长音,轻轻说:“嗯……”他的声音又低又动人,听得叶修一阵心悸,勉强地忍住,没有自己也忽然脸红。

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脸颊:“不要在奇怪的时候脸红。一会还打架。”

周泽楷脸颊埋回他颈窝里,用鼻梁轻轻蹭了蹭他,好像让他闭嘴,不许说了。他这难得一见的状态,乖到让叶修觉得心里一阵一阵地发狂。

小周这么可爱,一会却有一群好像变异了的蛇需要打,这有几人受得了,是男人都会怒火中烧。

“小周,哥想到一个主意。”叶修轻声哄他,他自己闭着眼睛,嘴角一个隐约的笑,“听我的,快点打。打完让莫凡和小白来帮忙,哥带你回家。”

周泽楷闷闷地说:“小白?”

叶前辈噎了一下,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没有狗屁道理的慌张,低头去看周泽楷,却见他嘴角翘着,依稀是一个微笑。

 

莫凡和白言飞在几百里之外,看到了极其壮观,不可思议的奇景。

一刃通天立地的冰柱拔地而起,上指夕阳,照亮了黑暗浑浊的天际。两粒渺小如砂的人影在冰柱之上盘旋而上,身后坠着成千上百庞大的群蛇,群蛇的剪影在巨大如盘的夕阳中如同堆积咆哮的巨虫,被暴风雪般狂野的冰系法术穿梭割裂,又被辉煌白伞的道法轰为尘埃。

终有两条几乎与冰柱一般粗的巨蛇裹断了冰柱,蹈于冰柱顶端的两粒尘埃相携坠落,道法巅峰的绝技狂啸而下,碎霜与荒火齐辉,千机伞之势倾如龙腾——冲天气浪铺面而来,白言飞情急之中撑出一道光弧,遮蔽自身与莫凡,道法光弧如沙海跌宕中陷于危境的明珠——此时地动山摇,沙丘塌陷,叶修和周泽楷将禁锢二人的本阵阵心从沙海中刨出!

那是一颗滚滚跃动的蛇骨熔岩之心。蛇骨缠绕,熔岩烧灼,正中有一团黑气,在两人狂压之下脱离蛇骨熔岩之心,窜向天际。

叶修咆哮化龙的道法原本直冲王蛇,却在势不可逆的最后关头骤然抬头,将黑气抢噬镇压,没入龙口之中。

真龙抬首!

白言飞倒吸了一口凉气,雌雄王蛇张开巨如湖泊的大口,向空中落下的两人扑去,荒火与碎霜发起突击,冲入蛇口,将巨蛇自内爆裂为漫天血肉和腥臭的毒涎——轮回之主凝滞了时间,让此地一切延缓了一瞬——碎霜之力重聚,冻结了崩散的王蛇,将之狠狠沉落,大地之上滚过沉闷如雷的巨响。叶修道法之龙自夕阳之中回身俯冲,撞碎蛇骨熔岩烧灼跳跃的心脏,将之崩散至四野,再引大地动荡。

旷野之上,浓云弥散。夕阳赤红的光辉妖异如幻,滚滚沉落。暮色最后一刻,迷境和巨阵撕裂出狰狞的裂口,溃散崩塌。荒漠另一侧地平线,初生朗月光辉清冷,洗礼人间,日月同悬,荡涤大漠。

在此之后,四野归寂,日没月升,夜色四合。

白言飞沉浸于震惊之中。

自入迷境就已沉寂的识海之中涌入许多讯符,最末的一封来自叶修。

“交给你了。”

评论(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