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二十)

韩文清肃容道:“宗门之事,本与他毫不相关。我也意外他竟然应下。你有何事,若不严重,演武场中见我拳头。”

叶修也不能多问,遂说:“霸图荒谷有一珍贵宝物,我要拿去一些,来和你谈谈,救命用。”

韩文清闻言,忽然蹙眉:“什么宝物?你要救谁?”

叶修说:“救我的徒儿。我要沙漠巨甲蜴王之眼所炼圣血,我知你有,是因五十年前曾闻霸图荒谷以此相易,得了一件上谷荒石,用以重祭烈焰红拳上一处损毁。”

“蜴王眼所炼圣血,”韩文清缓慢地复述了他的要求,不知为何,轻轻叹气:“可以。但你要以另一物来换。”

叶修点头:“你要什么?”

韩文清竟然几不可见地犹豫了一瞬:“沙漠白蛇王族之眼,一百对。”

饶是叶修也露出讶异神色:“族灭?老韩,你至不至于?”

韩文清立即道:“不。留他蛇王蛇后,只……诛其余。”

叶修心道韩文清太狠,也不知这一族与他霸图有何仇怨,诛杀一百王族,必引倾巢反扑,不但需灭王族以下万数蛇类,若想走脱,必重伤蛇王蛇后,只留它一口气在。他有一瞬的犹豫,几乎有意单挑连人间浩劫也不畏惧的沙漠巨甲蜴。

韩文清的下一句话打消了他的念头:“我向周宗主相请的是同一事,他方才应了代我前往沙漠。你们既然认识,不妨同行。”

“……”叶修心中惊怒,面上却只隐约不悦“韩文清,你……”

他这一瞬间脑中闪过数个念头。他恨不能捧在掌心中宠爱的小周,竟然应了韩文清,去做此等辛苦而危险的事。

他说不要报酬,就是什么也不图,只应了韩文清一个人情。

沙漠白蛇蛰伏荒漠,性情暴戾,却并不主动攻击人。不至荒漠最深处,几乎不见其踪。众仙门瞩目的轮回之主,如竟这般残忍,屠灭异兽一族,不但落人议论,更会从此被蛇蝎虫豸族类怒目,对敌之时,更添一分威胁。

叶修究竟也没说什么,只从容应了:“好。我也明日启程。”

韩文清没再多说,这位心如铁铸的一门宗主与他一番对谈,竟然显得有些疲惫,只对叶修比了请的姿势。

叶修沉默不语,一路出得诺大的议事正厅,这才意识到韩文清竟然未曾给他玉符,而他也未想起。他四下望去,方才离去的白言飞快步前来,不多时走来他面前。

“叶宗主。可是还有何事?”

叶修道:“韩文清太小气,不赠我玉符,要让我走去客舍。霸图的客舍在何处?”

白言飞连忙道:“原来如此,我载叶宗主一程。”他摸不清宗主意图,也不好代为相赠,于是妥帖地出此一言。

叶修于是与他一同前往客舍。白言飞忽然问:“叶宗主与轮回的周宗主,……交情尚可?”他听了无数风言风语,隐秘轶闻,此时却惊见这两人互无话说。

叶修淡淡回他:“尚可。霸图可以抽烟吧?”

白言飞忍了忍,把‘公共场合不行,比如飞隼背上’咽了回去,只当没有听到:“今日夜里韩宗主在荒谷燃篝火,为明日之事践行。”

叶修心道如此一事,只我二人,践什么行,却懒得计较:“好。”

夜幕降临之后白言飞来客舍载叶修,送了他宗门玉符。两人飞至荒谷正中一处可容数百人,此时却很冷清的广场,见到韩文清点燃了篝火,身边放在寥寥几坛酒。周宗主盘膝坐在另一侧,另有霸图几位内门弟子。

韩文清见叶修与白言飞下了飞隼,向此走来。拍开了所有的酒坛,又取来一壶温好的果酒,丢给叶修。叶修一手抄过接过那壶酒,本能地想要走过周泽楷身边,忽见周宗主阖着眼帘,不知在想什么,这才顿时醒了神。

他走到篝火的另一边,盘膝坐下。

“新杰睡了?张佳乐呢?”叶修环视四周,除了白言飞与秦牧云,还有两个未见过的少年,尚未合道。

“睡了。其他人不在。”韩文清淡淡地说,“你左边是宋奇英,我的弟子。再左是郑乘风,新杰的弟子。”

叶修握着他给的那壶酒,却也没有要喝的意思。两个年轻人站起来,分别向他行礼:“叶宗主。”

叶修点点头,示意他们坐下:“这是闹的哪一出?替你霸图打工,还饯行一番,怕我栽在沙漠里?”

韩文清向来不愿与人解释,此番倒是勉强给了他几分面子:“荒漠凶险,你且小心。燃篝火是我霸图传统。言飞与牧云已是道君,你挑一个带去,”他又交代两位门下弟子,“你二人,无论谁去,稍后做一交接,门内诸事不要耽搁。”

白言飞与秦牧云称是。

叶修本想说不用,又想到这不是他自行决定之事,遂开言问:“周宗主。”

周泽楷如能知他所思,缓缓张开眼,眼中却看不出有何情绪:“两位谁愿同往。”

白言飞与秦牧云对视一眼,未料到他竟会征求意见,秦牧云认真道:“言飞去吧。我与周宗主所习相似,道法却不能及,大约帮不上忙。”

白言飞不知为何,并不想与这两人同时相处,却也只得应了:“好。”

叶修看出白言飞也不太情愿,淡然道:“老韩,霸图宗主亲自同去,才勉强算是诚意。我与周宗主的队伍,也不跌你面子。撵个小辈过来,算怎么回事儿?算了吧。”

周泽楷低声说:“韩宗主另有要事,言飞同去吧。”

叶修心知韩文清无论有没有要事,大约不会与周泽楷说,他这死硬的脾气,即使有求于人也绝不低头——求一次都难得。果然韩文清稍微蹙眉,没有接话。

白言飞连忙道:“天色不早,两位宗主稍作休息,我们天明时在此见。”

 

叶修难得失眠,第二日到得却早。他等来两人,困顿地打了个哈欠:“走。”

说来也奇怪,之前和周宗主彻夜地胡来,也并不会觉得困。

白言飞坐在两人之间,一路眼观鼻,鼻观心,叶修却非要与他说话:“老韩和蛇有什么仇怨?旱年里反复抢夺附近散居人的水源?”

白言飞摇头:“霸图庇护此地,敢来的已杀灭了。”

叶修不信韩文清会发这等神经,灭族并无威胁的异兽群落,他心中开始思索,不再说话。周泽楷本就沉默,此时更是一语不发。

三人到得荒漠深处,远见一团沙尘飞扬的迷境,笼罩方圆数千里。三人于是落下,向迷境中去。异兽大族群集于此繁衍,自是有族群本阵庇护。此类迷境与人族的宗门山阵极为类似,但所倚仗的却不是复杂错综的道法布置和千姿百态的本阵真心,而是异兽中称王之兽的威能。

此地所踞的沙漠白蛇一族,通常雌雄双王,称蛇王蛇后,众蛇供奉王蛇,由其交媾繁衍,诞生后嗣,统御众蛇攻击其余沙漠族群,抢据稀少的水源。异兽偶尔袭人,也为各仙宗弟子诛灭,一直以来族落数目增减消长,时有起落。

迷境并非宗门之阵,不会阻人进入,然而此中究竟颇多限制,不可动用飞行与移动道法,也说不清埋伏着何等的危险。

三人深入其中数十里,只见漫无边际的黄沙尘砾,入此境后,天色阴霾昏沉,此时尚未过午,日色却被迷境中阴郁浓重的沙色遮蔽,隐绰可见,只觉妖异。

三人再行十数里,叶修忽然停步驻足。

周泽楷与他相距数十步,显然没有与他一般的好脾气,碎霜光辉既亮,抢先出手。

隐在暗中的人物自沙土之中暴起,不敢直膺碎霜之锋,以不可思议的极快速度左冲,避过碎霜落在黄沙之中爆破的攻势。

周泽楷将对方迫出近百米,没有再出手,白言飞暗自心惊,他这一记漫不经心的警告极其霸道,没有半分虚与委蛇的道理要讲,在此情势不明的迷境之中,无论敌我,有异即杀,毫不在意树敌。

立在不远处的人戴着面罩,凌乱的碎发遮住额前,只露出嘴唇和一双极其敏锐的眼睛。

他在沙海中潜伏,浑身挂着尘土,身上的甲胄布衣都已不辨颜色,也不舍得浪费丁点儿道法去清理。

“我若是你,就此折返,不会向前。”他自袋中抓出一物,丢在脚下,竟是一绿莹莹的头骨。

叶修盯着那头骨,轻易感到尚有未能散尽的道法波动,新死不过月余:“我若是继续向前,你跟不跟我去?”他的语气熟稔,竟似与此人认得。

对方声音很年轻,却一字一顿,十分冷硬:“我在此等。你杀群蛇,我得无穷多蛇骨蛇皮。群蛇杀你,我得许多宝物。”

叶修老神在在,居然又把他的烟枪拿了出来,赶时间似地迅速吸了两口:“你若真是这么想的,此时就不会堵在此处。”

他吐出些烟雾,眯了眯眼,转而看向白言飞:“言飞啊,交代你一件事。这是个拾荒的,你跟他一起,再扫扫附近死了的,看看都有什么人。”

白言飞没料到他知晓了前路不详,竟然先把自己撵走:“前,前辈……”

叶修又补了一句:“霸图挺有钱的,别和他抢东西啊。”

周泽楷见他撵走了白言飞,却没有提让他离开,终于今日第一次看向他。

叶修心中忽然停顿片刻,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想念这双眼睛。他未敢深想,一语不发地迈步前行。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