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九)

叶修与王杰希对视,不由得轻笑:“包子!过来!”

包子突然被点名,立即跳了起来:“好嘞老大!你这小境界好,沙子多,扔起来过瘾啊!”

叶修不知是不是有意欺负包子,小境界中没有半颗沙子,只有一片漆黑怒涌的深海。

包子被王宗主打了一顿,却把王杰希的琴挂了一根海带。

叶修你有病吗?比武的境界中要无关的布景干什么。

王杰希收拾了这个尚未合道,却莫名挺能耐的小子,眼神看向叶修。

兴欣已有两胜,他遂换了称呼:“叶宗主,请。”

叶修也不知何时又点了烟,自觉地在角落里吞云吐雾:“行啊。准你调息打坐。之后我们再战。我们这两个小辈,都挺厉害,想必你不轻松。”

王杰希道:“前辈昨夜至今晨,大约也不轻松。”

叶修不理会他挤兑,在兴欣众人无以言表的注视中微微一笑:“比不得王宗主,每一夜都挺轻松。”

微草弟子肃容而立,不敢笑。兴欣众人照顾微草弟子心情,也不方便笑,一个个僵着脸。过了一会,包子恍然大悟一般,哈哈哈哈哈地一个人狂笑。罗辑和陈果把他撵走了。

魏琛和方锐连忙招呼微草弟子们,休息休息喝点茶,把这一群人都强行拽来按着坐下。又搞来茶水点心瓜子——安文逸把瓜子挪开,换了上好的什锦果仁。

魏琛和方锐于是蹲在角里嗑瓜子,留下王杰希和叶修两人,相看两厌,都觉对方猥琐得令人发指。

他们本就状态上佳,各自十分敷衍的地调息了一个时辰,决定立即动手,直接武斗。

双方众人均觉不妥,却也无可奈何。

两人迅速拉了小境界,立即打了起来。

依旧是怒涛狂涌的深海。

王杰希铁琴之威压低了天际浮卷的浓云,在叶修面前掀起滔天巨浪。

叶修千机伞化战矛,通体银白的战矛在他道法加持之下光辉盛极,如海月破云,狂啸而至。王杰希一手抱琴,一手捻弦,幻影之鲸自水下破浪而出,他承势而上,道法激荡,避开叶修战矛之势,怒涛镇来!

叶修战矛化伞,张开屏障,铁琴琴尾在千机伞面擦过,爆出金红色刺目火光。叶秋伞化长棍,在两人错身的瞬间抡起,撩过一整个完满的光弧,裹挟道法咆哮之力,擦过王杰希手臂。王杰希幻法崩裂,向后疾退,铁琴之音铮然杀伐,怒海之咆哮如为他所用,铺面来杀,叶修长棍突化战矛,自下而上挑至他面门,王杰希不退反进,铁琴当空砸落。涛涌风啸尽在耳侧,怒海之上明月高悬,海月之中可闻琴道浩渺天音,如斥如歌,如梦如真,浩渺道法加持铁琴之上,月海齐辉,海天同色!

锋芒交接只在一瞬。

叶修自下而上的一击轻易而又不可理解地偏开方向,自侧擦过,不与铁琴相撞,他的手段又比唐柔高妙无数,收放自如的神通已臻道法之巅,下一瞬千机伞面骤然张开,铁琴音律爆如丝弦的攻击撞在伞面,爆裂层层荡开之光华。叶修挟伞之势向前力压,突至极近时巨伞化为辉煌长剑,抵在王杰希双眼间!

“你为何不远远缠斗,非要杀至我面前?”叶修眼底战意沸腾,隐有狂意。他此时神情与唐柔方才何其相似。以武入道,嗜血方归!

王杰希双眼之间抵着剑尖。

叶修长剑之上道法咆哮,兴奋至极,迫不及待要将他斩于此间。他凝视叶修,毫无惧意,也无败意:“你亦是幻术宗师。不仅赢了此回,还妄图诈我下回上当,休想。”不知多少年前的旧事,微草锋芒初绽的道君如何败在此人提着战矛的幻术叠杀之下,他记得一清二楚。

叶修下套不成,毫无愧意,反而无耻哂笑:“你真没意思。”

话音落时,海水明月开裂崩碎,化为虚无,小境界塌陷,两人各自抢出,落回琴楼

琴楼之中众人皆寂,这变化多端,情势往复疾转的斗法看呆了他们,既知王杰希落败,却不知如何形容此战。

叶修精通各家所长,贯通融汇,势不可挡。琴魔指下铁琴在他面前只余三分薄力,因他知敌太深,不惧幻术,亦不畏阵术,还有一柄不可思议的法器。若是换了其他琴家大师,在他手中,走不过片刻。

王杰希究竟一门宗主,虽然并不想输,却输得极有风度。

“如此一来,贺叶宗主,新立宗门。如有兴趣,请去道巡司寻觅一山。微草山院贺礼之琴,可为宗门本阵之心。”

叶修道:“多谢王宗主。”他顿了片刻,终于还是问,“你此番前来,究竟何意?”

王杰希道:“法台势微,还望庇护南方。”

他一言已尽,众人皆惊。在嘉世法台的势力之内,对新立宗门的宗主说出此言,无异于已然站了边。

中原豪门宗主,果然底气深厚,浑然无惧。

叶修之答更是令人寻味。他虽然心有疑惑,面色却不动分毫,只坦然地受了此请:“一定。”




微草众人谢绝留宿之请,追随王杰希回山。高英杰舍不得好友,期期艾艾地跟在宗主身后,坠在队伍最末,犹豫了好几步,也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站住,让众弟子先行前进,转而注视他:“寻常一请也说不出口,待我身故之后,你如何号令一门?”

高英杰急道:“不是的,宗主。您……您……”他想说宗主春秋鼎盛,尚可统帅微草数百年,即便终有一日会离开,也必是因神通卓绝,证得大道,却又觉得这些根本不必去说。他见王杰希转身,继续向前走,终于鼓足勇气出声:“宗主,我日夜皆在修行。他日接掌微草,必奉您之琴,振清正雅音。老师还请放心。”

王杰希步履一顿,回头看他。这小子天赋极高,只是不够自信,说他两句,又开始战战兢兢:“去吧。”他本想交代不要和叶修胡闹,早日回山,又忽然想到跟着这几个流氓厮混几日,兴许也有好处。遂没有开口。



 

此时不说高英杰混在琴楼几日,与前辈们过招,好生领教了方锐和魏琛的手段——只说叶修将宗门阵法之事全然丢给了乔一帆,让方锐魏琛两位‘长老’好好帮他,自己却准备启程,前往霸图荒谷。

当日夜里,魏琛对叶修说,他委托寻觅的那一味材料,的确不见踪迹,各商会的拍行打听了个遍,竟然真的有价无市。叶修深感无奈,只叮嘱他继续打听,之后再做打算。

第二日叶修启程前往霸图,荒谷之外黄沙万里,壮阔雄浑,他倒也无心欣赏,直奔宗门所在之本阵。

霸图宗门所在无愧于这个名号,两座怒目圆视的巨狮雕塑口吞万古长存之砂雾,支撑起霸图本阵之正门,黄沙与法阵之雾缭绕纵横千里荒谷,封尽外敌之路,擅闯之物只会迷失于无尽砂海中,至死不得脱出。

前来引叶修入山的不是素来有旧谊的长老张新杰,是霸图之中一位资历已老,辈分却并不高的内门弟子秦牧云。他本不是长老们自幼选录的内门弟子,在霸图外门中效力百余年,方被宗主看中,收入门下。

叶修不知此情,只惯常问一句:“新杰呢?你是霸图哪一位师弟?”

“叶前辈请。”秦牧云召来坐骑,却是一只巨大的灰色飞隼。两人乘了飞隼,大鸟展开巨翅,翅展竟有近百米长,它载着两人,快速地冲入云层,又向下扎入宗门本阵中。

秦牧云道:“前辈,我是韩宗主门下弟子,是张长老师侄。”

叶修见他严肃话少,果然是韩宗主会看中的弟子,遂点了点头。两人入得霸图,韩文清难得未如从前,直接在演武场见他。秦牧云引他去议事厅,两人走过霸图高耸入云的宏伟巨石之堂,一路向前,见韩文清起身相迎,步下石阶。

他左手边最高处的石座之上,另有一人在座。他见叶修前来,沉默片刻,站起身,也与韩文清一同走来。

“韩宗主。”叶修并未料到会在此遇到周泽楷,他心绪微动,面色却如常,“周宗主。”

“叶秋,恭喜。”韩文清道,“法台之后再立一宗门。还是说,依照道巡司的造册,此时应称你叶修?”

叶修道:“不错,贵仙宗恨不能人人都与叶秋武斗,可不许找错人了。”

韩文清不关注无关紧要之事,对他与轮回宗主之间乱传于豪门宗派内门的绯闻半点不知,也没有兴趣知道。他见叶修与周泽楷打了招呼,只当这两人已然见过,遂也不多说。

“你来见我,所为何事?”

叶修心绪都牵挂在此间另一人身上,周泽楷方才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远远站在另一侧,视线穿过巨石之厅宏伟的支柱,落在通天立地的殿堂之外,沉入荒谷中遍野的黄沙。

“确有一事。”叶修轻叹。

韩文清稍微蹙眉:“何事?”叶修分了心去想周泽楷,竟没能立即答他。韩文清以为他迟疑,视线转过周泽楷与厅中的秦牧云和白言飞,这才道,“不便说?”

叶修索性道:“对。”

秦,白两人闻言,视线交汇,又去看周泽楷。周宗主无论涵养还是品性,皆有盛名,此时他自远处收回视线,看了叶修一眼。他本命道法其中一脉至寒至静,此时视线也如同潭水一般,宁静通明。

轮回此时之盛,虽不及嘉世法台当年,却足称北境第一宗门,与中原三大宗门鼎立。轮回宗主周泽楷,更是当世第一人,叶修如此一答,若是公事相议,几乎不将他放在眼里,若是私事——

周泽楷没有生气,也并无不悦之意,他一言未发,向韩文清颔首,独自向穹顶之外走去。

韩文清邀他前来,并不知叶修正会到来。他抱拳颔首,遥隔十余步,出言道:“周宗主,抱歉,方才所议之事,还望加以考量。霸图荒谷倾一时之力,必当重谢。”

周泽楷站住,回身看他和叶修,他的视线在叶修身上停留了片刻,转而看向韩文清:“可以。我明日启程,报酬不必了。”

他话音落下,用了秦牧云此前赠予的玉符,在本阵之中获得豁免,以道法离去了。

叶修注视他身影散于空旷宏伟的穹顶之下,喉中莫名咯吱作响,他咳嗽一声,去看韩文清:“轮回宗主?老韩,你与他约了何事?”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