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五)

这只云枭是轮回江长老的爱宠,此时却被周泽楷唤来。

云枭载着他们,慢慢接近天宇之下连绵的山峦和海面。

巍峨如龙的石之山峦昂首傲视,环据海角,两崖南北相峙而成渊。

沉渊之西,千江潮水冲击悬岩,自两崖相峙之地化为湍流,狂涌东去。

沉渊之东,江海相汇,视野骤然重开,北山低伏向缓,南山转折环抱海湾。海湾之内星野低垂,千帆尽偃,海湾之外骇浪狂涛,咆哮不休。

此地正是轮回之渊。

雷电所成宗门之阵笼罩方圆千里。临海一侧时刻为骇浪轰击,因而可见形迹,雷鸣电闪,辉煌如大地之极,亘古对峙奔涌无尽之海,另一侧寂静沉默,凝视荒原,隐没入黑夜。

壮阔雄浑的建筑群落临渊而建,依山盘旋,悬岩绝壁之上石栈横空,交相构连。无数盏长明灯在山崖绝壁间时隐时现,又因笼罩洪雷之光弧,如仙家盛景,飘渺海市,沉浮于怒涛狂涌的黑暗。

海湾之内,群帆之下数百米,有一轮冰之明月。此月光辉皎洁,是轮回第一盛景,也是第一险地,谓之海心。

海心之内,玄冰环绕电光洪雷,沉落之物,必化尘埃。无尽水流在此分向绕行,犹如环绕风暴之眼,此为江海汇流之分界,也是轮回本阵之阵心。

海月光辉自水底而上,照彻方圆百米的水面。

云枭穿过宗门本阵时,如在狂雷中穿行,耳边炸响之声震耳欲聋,眼前锐利闪电太过刺目,令人不得不紧闭双眼。叶修在此时告诉周泽楷,他想看看海心。此请如同喊话,周泽楷无法应答,只让云枭改了方向,俯冲贴近海面,然后将他们抛下。

他们沉落水中,向下坠去,肌肤被海底之月光辉映衬,显得苍白,散落的黑发在轻缓水波中沉浮。

周泽楷在无限接近海心之时,遮住了叶修的眼睛。

他们像沉入太阳的两粒尘埃,被海心之辉湮没。

                                                          

属于周泽楷的温度消失了,不知去了何处,盛大刺目的光辉不再,叶修于是张开眼。

万千游鱼绚烂美丽,掠过碧蓝之水,如同飞翔于碧波嶙峋的天际。

他们列阵而舞,狂乱如银梭,畏惧海心之力,又为光辉和力量吸引,在死亡擦肩之地沉浮翔集。

一只硕大的鲸鱼缓缓遮蔽了视野,海心照亮它壮丽而骇人的身躯。

叶修向上伸出手指,触碰到冰冷如镜的玄冰,而后穿过——刺目的雷电之芒骤然爆发——在叶修触碰玄冰壁障的短暂一瞬,恢弘的建筑虚影在海心之外显现,崩塌的穹顶穿过鲸鱼的躯体,咆哮的群魔虚影撞入鱼群,黑雾碾压城池,巨魔高举铁索,发出无声的怒吼,地面与废墟碎裂出延展的沟壑,巨大的白骨之爪自裂谷中探出,一点飞来的亮光裹挟势不可挡的锋芒,割断了巨魔咆哮的头颅,死不瞑目之头颅自天而堕,迎面砸落,喷涌的血雾和混沌的浊气溅在眼前,炸为虚无的光影,狂卷而来——不可知的,轻柔的力量裹住叶修的手指,将它们蜷回掌心里,拽离被乱流卷走的危机——

一切幻影在叶修收回手指时消失溃散,鲸鱼逐渐远去,叶修如同站在明暗两界的分野,他的身后是无可穷尽的黑暗世界,他的面前,是海心照亮的蔚蓝之水,群鱼狂舞翔集,多彩的躯体与碧波一同荡漾飘逸,闪耀出惊心动魄的美丽。

万籁尽无,时光归寂,短暂的轻触,却如同抚触轮回的虚影——

叶修于是毫不犹豫地再次伸出手,他的掌心贴在玄冰之上——过去与来日,战乱与温柔,敌人与朋友,无所穷尽的肖像们在乱涌的海潮之中张开巨大的眼睛,激荡轮转的道法神通如同海啸涌动,终有一片纯白如碎雪的海棠花雨闯入这无穷无尽的虚影之中,有人渺茫如雾气的身形回过脸颊,未及看清,又卷入乱流,撕碎散去——

不可知的力量卷离了他的手指,叶修在黑暗中闭上眼睛,随波逐流地被推入彻底的黑暗。

海心啊,原来如此。

下一刻,灼目的光刺透紧闭的眼帘,熟悉的手指遮住了他的眼。

旋转汹涌的水流令人晕眩,游鱼激起的水纹擦过脸颊和耳边,无所不在的光亮越来越远,终于化为足以忽视的背景,沉入辽远而又孤寂的海底,再也觉察不到直面死亡的危险。

两人以相拥的姿势浮出海面,叶修左手放在周泽楷的心口,周泽楷因剧烈的消耗轻轻喘气,强而快的心跳如同时间最优美的鼓点,每一下都敲落在叶修的掌心。

叶修撩开他颊边碎发时,周泽楷闭上眼,吻他。海水之中冰凉的亲吻带着苦涩和咸,他的手掌握紧了叶修的腰和手臂,让他得以贴得更近一些。他们浑身湿透地拥在一起,前辈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舒服的喟叹,如同想让他再抱紧一些。

这是一件如此理所当然之事。叶修窥视他的心,他于是抱紧他,吻他,与他一同沉浮于朝阳将升的海面。

海心之中片刻,世间已过长夜。

遥远的天海相接之处,第一抹金红色刺破黑夜。层云尽退,薄雾舒卷,磅礴之辉涌出海面,照亮千里万里长空,让嶙峋灿烂的波光跃动在每一寸无垠的海面。

叶修捏住他的下颔,周泽楷不情愿地被他推开,朝阳的金红色映亮他脸颊,也点亮他雾气朦胧的眼睛。

“小周,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叶修目光深沉,语气却轻,有力的指腹放在他的脸颊上,让他看着自己。周泽楷沉默不语,却又更像是被他看到了心中的眷恋,有些无措。

他过了一会,究竟还是只能用湿润的双眼凝视叶修。那眼神分明是说:你这个混蛋。

世上竟有这样的人,前辈说想看海心,原来不怀好意。

“哎,我这不是好奇嘛。水下原本只是个大雷球儿,怎么还冻上了冰?摸一摸,小周舍不得?”叶修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厚脸皮地继续与他说笑。

“……”周泽楷不知拿他如何是好,神情充满了惆怅的困扰和一点不知从何而来的赧然,“……轮回本阵的道法是雷,我只用雷系,难以支撑。”

他一个人,将本该陨于浩劫的宗门本阵,又撑了数百年。庇护门下弟子,在劫难之后潜心修行,不受外扰,终又重现当年之盛。

这本是一个并无他人知晓的秘密,连江师兄也不知——不会再有任何一人,会捉着轮回宗主,想去看看海心,还胆大包天地触碰能将人化为尘埃的洪雷之源。

永没深海的,沉默而又明亮的海之心,于是在漫长岁月的沉寂之后,沐浴晨光,在此时完整而又美好地,隔着浅薄衣料,被叶修按在掌下,跃动于他的掌心。

砰砰,砰砰,砰砰。

“累不累?”

这么多年啊,小周……

叶修抬手按在他脑后,将他压向自己。温柔潮湿的吐气擦过嘴角,周泽楷的回答被他们轻轻吞掉:“嗯……”

叶修坦然地接受了他的撒娇。他轻轻笑了笑,吊儿郎当地吹了一声口哨,让小周把脸颊贴在颈窝里。

“呦,那我只好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周泽楷认真听着,没有接话。

“我一直特别喜欢白天睡觉……”最后两个字几乎听不到,带着含糊的调侃。也不知什么意思。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