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三)

叶修对于‘和黄少天为了周泽楷在百花决斗’这件事没有一丝半毫的兴趣。他转身就走,去往天宝之田,如不出意外,两日前种下的植株可以收获了。

黄少天一路追着他,大叫站住。叶修不想理他,黄少天身边仿佛在冒出无穷无尽多的加粗大字,占满了整个背景,也不知道文州平时是如何毫发无伤忍下来的。

终于黄少天对他的无视忍无可忍,他亮出了长剑冰雨:“看我偷袭!”

叶修霍然转身。

一柄通体银白的伞震出耀眼白芒,与绚烂如冰的长剑相击,爆裂出纵横奔涌的道法震慑。

千机伞!

他二人跌入道法神通所化小境界中,并无将百花夷为平地之意,百花三位道君遂也只如周泽楷一般,于神念可查之地遥遥观望。

黄少天一击不中,冰雨长剑光芒愈盛,如镜冰芒势如山岳,自天而下。叶修千机伞突化长棍,裹挟江海滔天之威,力卷冰雨锋芒击向一侧,在小境界中削出半顷扇形巨坑,石崩地裂间巨伞回势极快,又重归战矛之态,毫无半分犹疑,当空斩来。

两人在一方境界中斗出地动山摇之威势。来回往复之间千机伞诸多变化令人目不暇接,百花三人从未见过这等法器,已然暗自心惊,又见两人相斗时道法神通惊天威能,均暗自揣度自身若与叶修对阵,胜率太小。斗神叶秋昔年名动仙门数百年,如今重现世间,依旧犹如真仙,睥睨天下,战无不胜。两人斗至终局,境界之中江海倾覆,山峦陆沉,

黄少天以剑相抵千机伞,剑吟声中冰雨爆出战意极致的长啸,以硬拼硬地将要碾碎千机伞轰压之势,叶修回身一跃,手中银伞幻为恢弘如月的一束白芒,啸如狂龙吞海,倾天而下,将避无可避的黄少天撞在境界壁障之上。

境界震撼如光暗明灭,江山破碎日陨河崩,冰雨发出不屈的狂吟,战矛之辉燃起雷鸣狂暴之怒,再进半寸,冰雨剑域即将爆裂的轰鸣震耳欲聋。

叶修眼底燃着冷静而又狂热的战意,长发缭乱眼角带伤,要将蓝雨剑圣轰于道法之下:“撤剑!”

黄少天给了他热血上冲的笑容,狂笑说好,叶修逆挽雷鸣之怒,尽数轰在黄少天左近方寸之处,冰雨剑域裂如光瀑倾出,轰然崩散。

道法无情,兵刃无眼,若允武斗,必为至交!

两人同时后撤,在小境界震裂为齑粉的最后一刻脱出。

黄少天战酣意盛,畅快至极,落地之时依旧气盛,百木繁花遇风倒伏。

叶修收了伞,只摸了摸眼角划伤的地方,全无方才力压黄少天时战意癫狂的模样。

“老叶!伞不错!还怕你窝在方寸之地,耽误了修行,原来这些年来真未少做功课!”黄少天终于过了瘾,一副浑身舒爽的模样。

“哥受了伤,来点儿白玉千芯散。你既送上门来,省的我去找文州讨。”叶修懒懒地说。

黄少天周身的舒爽消失不见,重又变成了不爽:“你有没有毛病啊!那么丁点了小伤,还要化伤圣药!!!!”

叶修说:“周宗主。”

周泽楷忽然被他点到,只得应了一声:“嗯。”

叶修遥遥向他笑:“我的眼角若是留了伤,不好看了,你当怎样?”

周泽楷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原本迟疑地在想好看不好看有何关系,又仿佛突然顿悟,慢悠悠地接了一句:“拆蓝雨剑阁,找喻文州决斗。”

叶修料得他的前半句,没料得他后半句,被噎的片刻没了音儿。

黄少天一听此言,哪里能干:“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关我师兄什么事!!!!周宗主,你这是挑衅,我要见轮回弟子必打了!!”

周泽楷没再说话,只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像是认真在斟酌,与蓝雨每年联战一轮,是否可次次点名喻文州。

至于后来喻宗主知此典故,觉得甚妙,遂每年与轮回弟子联战一轮,最终发展为十数宗门十年一战,那是后话。

此时叶修一看架势不太妙,连忙说:“嗯,少天,我的药?”

黄少天气得大叫:“靠!”

 

叶修在天宝之田收了灵株,用此前市集中觅得的玄冰盒封存,这才拖着黄少天,去向于宗主辞别。

邹远见到他时,眼神闪亮,小声说叶前辈,叶修见他可爱,多瞧了两眼,向他笑了笑。于锋和莫楚辰半句不提他们受不了黄少天的啰嗦,大清早放了他进百花去烦叶修,只很是愉悦地与他们告别,又再次谢过周宗主提点师弟。

周泽楷摇头,温和而沉默地看了邹远,思索间又追一句:“再过些时候,可来轮回寻我过招。”

邹远明朗微笑,谢他相邀:“好。”

黄少天噼里啪啦地在一边念叨叶修,干啥去啊,来蓝雨吧,没事多打架,不就伤药吗再给你一罐也行来蓝雨玩吧。

叶修叹气:“少天,我真有事。”

周泽楷道:“前辈,我有一事,师弟溜出轮回,去了南边,我去捉他。”

叶修顿了顿:“南边?我也需回南边。走吧。”

黄少天怒从心头起:“靠!!!”


评论(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