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二)

“小周,在想什么?”叶修手持一盏酒杯,凑近抿一抿百花谷密不外传的佳酿。玉杯之中琥珀色美酒晶莹剔透,嗅有芬芳,叶修闭上眼睛,仿佛未饮已然有些醉了。

“想……邹远。很好。”周泽楷看着他,伸手拿过他的酒,“前辈,尝过了,给我。”

叶修想到方才见到于锋,这位师兄高兴得合不拢嘴,拽着莫楚辰张罗这张罗那,今夜就要立即庆贺。

他于是笑了笑,由着周泽楷拿了他的酒:“很好?哪里好?长得好看啊?”

周泽楷原本在想,前辈说过自己一杯就倒,还是不让他喝为好。此时叶修此言一出,他接过酒杯的姿势顿了顿,与邹远的友谊出现莫名的裂痕:“前辈觉得他好看?”

叶修也顿了顿,碎霜蹿了出来,被周泽楷一手按灭,他也不好假装没看见。

“……”

“……”周宗主好像自己觉察有点莫名的迁怒,继续饮酒,只当什么也没说过。

叶修说:“小周……”

周泽楷不说话,也不知道是自己和自己生气,还是怕又冒出什么惊人之语,索性又饮了半杯,不肯再说了。

叶修只想笑。

此时百花谷中莲灯如星,照亮药田茶林,亭台阁楼。正厅之中可闻诸多弟子饮酒畅怀,吟诗作乐,以药典章句行酒令,花海之中可见童子们嬉笑玩闹,升起绚烂烟火。两人在阁楼上依栏对桌而坐,周宗主眼底映照烟火,忽暗忽明。

叶修与他对视,慢慢地微笑说:“我们小周最好看。”

周泽楷想了想,也摸不定这是怎么一句话。他于是没回答。只是他见叶修盯着他看,又听他说笑,心中升起说不清的温柔。

叶修慢慢凝视他,嘴角绽出微笑:“真的。在我心里,无人能及小周万一。我们小周眼睛会笑。”

周泽楷捉住他放在桌上的手指,果然眼底跃动着如远处莲灯一般柔和温暖的快乐。他难得陪着叶修胡说八道,煞风景的水准也如同道法神通一般冠绝天下:“嗯……苏仙子要生气了。”

叶修一手被他捏着,怎么也不肯放,只得用一手撑着额头,笑到低头:“你这吃醋范围忒广,怎么不把中原那几家也全算上?”

他不提倒好,如此一说,周宗主顿时把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算进了重要提防范围。韩文清和他的师弟……也算上。

一时也想不全,也许漏了谁。此后想起,必须加上。

叶修见他不说话,就知道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坑,果然周宗主思索一会,下一个句子就是:“喻文州,嗯,很好看,据说很温柔。”

叶修连忙说:“没有。绝对没有。我和他是普通的……”

他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忽然收到邹远一个信符。

“周师兄,蓝雨剑阁的喻宗主问我,可否代为联络叶秋前辈。叶秋前辈不理人,于师兄和莫师兄都在喝酒,也不理人,他只好问我。我还是没和叶秋前辈打招呼……呃,不知为什么觉得和你说会好一点。”

周泽楷抬头看了叶修一眼,他还卡在‘普通’两个字说不下去,好像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周宗主心念一片肃杀,毫不犹豫地告诉邹远:“他睡了。特别累。”

邹远没问叶修为何特别累,只觉得莫师兄洞察之能果然厉害,对他的叮嘱句句都是真知。自己若不想再被明明沉默且温柔的周师兄吓唬一次,最好别和叶前辈说太多话。

叶修顿了一会,终于无可奈何地叹气:“这确实普通不起来,文州是我好友。……要想打架可轻点儿。文州虽然手残,若论布阵强攻,你可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周泽楷不说话,只着重听了听昵称‘文州’,‘普通不起来’和‘你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他站起来,叶修的表情有点放空,大约是:不至于现在去打吧。

周泽楷越过桌子,在他更加惊讶的表情中,把他打横抱起来,弄回了寝居。

 

千里之外喻文州忽然心中一动,莫名背后蹿过一阵寒意。喻宗主向来温柔从容,此时莫名地顿了顿,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轻叹:“你不听讯符,可别怪我没说。”

第二日清晨。

百花谷。

金星雪浪阁。

一阵惊恐的大喊响彻静谧的百花谷。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叶修难得倦怠地张开眼睛,先是见到周宗主睫毛翕动时动人的风景,再是真真切切地听到黄少天在门外震惊到发指的狂吼。

叶修当然知道自己浑身上下未着一物,他更知道的是,夜里小周抱着他睡时,两人还维持着相连的姿势。

周宗主稍微蹙眉,宽大的手掌由上而下地抚过叶修背脊,在半醒未醒时将他更紧地拥在怀里。两人贴近时叶修被进得更深了些,仰着颈项发出一声轻微的低声。

“嗯……小,小周,起来……啊。”

周宗主不情不愿地张开了眼。轻轻咬着他颈侧,把自己退出来。

一声‘啵’的轻响让叶修闭上眼,浑身抖了抖,忍耐着没出声。

周泽楷起身,心念过处两人与屋内都恢复了应有的齐整,他拉开人影影绰的槅门,蓝雨剑阁的宗门长老黄少天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他。这位黄师兄向来洒脱不羁,语直剑更快,此时却一手指着他,仿佛卡了壳:

“你你你你你……”

周泽楷心情也不怎么好:“黄师兄。”

“你你你你你一早上在老叶屋里干啥啊!!”

周宗主不假思索地回答:“原本在入眠。黄师兄有事?”

叶修哈欠连天地又拉开一次门,浑身好似没了骨头,站没站相地靠着墙:“少天……多大仇。”

黄少天觉得他才是和自己有仇,这算怎么回事啊这是把轮回宗主给睡了吗还这么云!淡!风!清!啊!

他心中如有万匹羊驼自草原狂奔而过,深栗色的长发因主人心中的狂涛而四下飞散,本命道法在周身形成动荡的剑域。

“叶修!!!决斗!!”

……

???不太对吧?

……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