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一)

周泽楷漫不经心地欺负那一团小光晕,只怕道法的主人绝不可能想到周宗主有如此本事,能揪住这一点灵通,溯回因果,来寻从未见过之人。

本应散于天地的小光晕被他手指弹一弹,又被碎霜蹿出来咬一口,颤颤巍巍地拖曳着细长的尾巴,凄凄楚楚去寻自己的主人。

周泽楷一路上遇到了些许禁制,却也不像宗门深处守护门派渊源秘密的大阵,周宗主思索些时候,顺利拆了,所过之处一本正经地模仿张佳乐的习惯,摆上几个新的——难是难了些,百花弟子应当知晓如何通过……吧?

所以当邹远自入定中惊醒,思索是谁竟能毁坏师长禁制,为何师门不鸣迎敌警告——他见到了一身玄青色道服的周宗主。

周泽楷莲冠束发,玉白垂绦在鬓边飞浮,云袖之外笼罩如雾之纱。

他抬起手,轻易去拿山舍之外最后一道禁制,道法神通两相激发,澎湃激荡,又在爆发之前被碎霜之力笼罩牵引,冻结凝滞。林中惊鸟羽翼凝滞,转瞬之间振翅而飞,湖面风荷倾向一侧,停顿一瞬又摆回,空中尘埃悬浮于风,又继续下落,茶山之中万物皆停,再动之时,被凝固了声息,陷入无声的寂静。

周泽楷慢慢收紧手指,禁制之力如无源之瀑,自四野汇聚在他掌心之中,汇融纠缠,无声咆哮。

他骤然握拳,将此山中最后一道禁制碾碎于掌心之中。道法之力狂涌崩散,周泽楷身后冰蓝色本命神通于乱流抗衡之中愈发明亮,不灭之光显形环绕,身化纹金之龙。

邹远被他道法余波压得头皮发麻,暗中心凉,周泽楷此时若动杀念,只怕师门众人在此,也无力一敌。他威势之重,远胜寻常道君,更若旧典之中真仙驾临,一念之下万法归寂,一界静默。邹远既知无可逃脱,平静之中道心尤坚,他不问缘由,只执后辈之礼,坦然道:“见过周宗主。”

周泽楷寻常时刻与人对答,大抵隐没道法,此时有意试探邹远深浅,一分手段威压于他,这少年分毫不见动摇,无论天资或道心,绝非寻常弟子。

“邹远……”他想到一人,于是念了他的名字。

邹远不知他为何识得自己,定了定神,勉强从容答道:“是。前辈。”

周泽楷沉默些许时候,这才说:“果然不错。”

邹远缓缓张开紧闭的眼睛,神念之中压力忽然尽去,几近于无。他静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额前竟有冷汗滑落。

遥遥相对的周宗主自湖面行来。相距数十步,重新驻足。

两人沉默片刻,周宗主终于开口:“你为何立在瀑布之下,湖水之中?”

邹远如实回答:“摈绝道法,只如常人,磨砺心念。”

周泽楷心思所至之处,碎霜道法如雾消散,万般寂静皆去,万物之声如同暴雨洪雷刹那归回,在震耳欲聋的瀑布声中裹挟虫鸣鸟语,如同天地万物自死地骤然回返。

邹远心有所触。当年张师兄前往轮回,与周宗主比武之后蓦然开悟,斩断顾念,牵念,惧念,退念,一意前往霸图。他从来心中隐存一丝疑惑,不知师兄为何舍得,若换自己,又当如何,此时亲历周宗主通天彻地之能,却几近顿悟。

强者之道,心光缘灭控万法,如若四海之水八荒之天尽皆沉于眼底,岂会拘泥宗门之别。

存道之处,即存吾身。

“邹远,你……很好。”周宗主注视他眼中光彩明灭,心知此子悟性极高,必可为道君,或为于锋之后下一位宗主,也未可知。

邹远所惑已去,忽觉轻松,对轮回宗主这句听着奇怪的褒奖心生腼腆。

他也不知要接句什么,忽听周宗主另有一问:“……百花修行时……不穿道服?”

邹远沉默片刻:“师兄……我在沐浴。”

周宗主又沉默一会:“已知有人前来,可先着装。动武不便。”他顿了顿,又补半句,“也罢,原是我之过。邹师弟,抱歉。”

邹远心说师兄一念压制之下只怕初合道的道君也穿不了道服,谁知你气势汹汹到底是要如何。

他心里无可奈何,真听到周泽楷致歉又很好笑,终于没了对这位盛名在外的周宗主跑来找茬的惊吓之情。

“周宗主,我……我就唤你周师兄?”邹远披上道服,自湖中出来,随意地用道法整理了长发,果然也是一位风姿清俊的少年。

前辈果然格外喜欢好看的人……不对,走神了。周宗主顿了顿,将念头拉回与邹远的对答:“嗯。”

“周师兄特意来见我?”

周泽楷摇头,又点头:“原本未起此意,见到你的蝴蝶。来看看。”

邹远揉了揉鼻尖:“想和叶秋前辈问声好,惊扰了周师兄,抱歉。”也不知为何在叶前辈寝室等他会打扰到周宗主,当时只隐约觉察有人在,因道行相差太远,不知是谁。

周泽楷想了想:“未见过这般的打招呼。像是追踪法术。”

邹远笑道:“也差不多,但能带一点神念,不像信符言语沟通,只是一个念头。真让我给叶秋前辈写信符问候,有点不好意思。万一他不记得我,岂不是很糟糕。”

周泽楷用碎霜试了试,也化了一只蝴蝶:“这样?”他很快接了一句,“写。他记得你。”

邹远一点也不惊讶他能学会,他接过那只蝴蝶,却感得周泽楷附了一个念头,并非源自他自身,更像是源自他记忆中叶修的一句说笑。

“你说小邹?小孩挺好。别勉强自己去学张佳乐,会更好些。”

邹远怔了怔,转头去看周泽楷。周宗主神情平静,只如同识得多年的同门师兄,千里见他,送他一句话。

“邹师弟。”

邹远隐约觉得他之后这句话大约十分之重要,这是修行中人的本能,一种冥冥之中的冥冥,一种令人脊生凉意的警醒。

“我掌轮回之时,并非道君。轮回之渊荒谷星坠,合道之人是我师兄张益纬。”

“师尊临去之时,令我执掌轮回,所谓修为未至,应天合道之说,只是瞒天过海,一时之计。彼时轮回已损半数弟子,一门宗主率众正面冲锋,是为背水一战,此战若失,轮回必覆。为胜此役,张师兄携另一道君自敌后突围,腹背夹攻,出其不意,行以少胜多之谋。”

“师尊既去,天下合悲,四海震动,众仙门应而景从,我一直感激。”

“长隅岭首捷之日,方是我合道之时,若能再早一日修为圆满,道与身合,或能换得师兄不死。”

“曾有一异人,对我言三千世界轶闻。一千界因物而在,一千界因念而生,一千界方生方死,无死无生。”

“你我何其有幸,身在念之造化中,信即有。不知本心,何来道心,心之所往,可为大道。”

“邹师弟,修为早已圆满,为何不悟?”

邹远轻轻闭上眼,他眼眶之中盈满泪意,却未滚落,反而散如云雾。

群山之中林海如啸,湖水之中芳荷忽绽,山中繁花盛而又消。

晴空之中,玉宇楼台幻影临世,万钟齐鸣,天音齐祷。

山林湖水之中邹远轻轻一语,洞穿漫长岁月,如一滴泪水,落于掌心:

“我必不如张师兄,张师兄也不会如我。我心即是我道。”

他张开了眼睛。

天际垂落一缕光辉,虚影之树生于湖水,树生三千芳菲,灿若云霞,树冠之上月影高悬,与日齐辉。

只在转瞬之间,树与明月散如雾霭,湖水如旧,却有万千幻影之蝶自雾霭与湖水中飞起,缭乱起舞,散于天地之间。

“当日我掌百花,无尽困扰迷惑,不及师兄万分之一明亮透彻。今日得君点透,待周师兄证道之时,邹远必舍百年修为,抵劫为贺!”

周泽楷但见眼前少年抚掌于心,行尊见师长礼,乱风之中邹远长发飞散,再抬眼时瞳仁明亮快乐。他心中同样感到畅怀,虔诚地还以一礼。

一段莫名的友谊,自此而始。

茶山之中叶修来寻周宗主,忽然心有所知,望向山中与天际。

他了然而又惊讶,不由得抬起嘴角。

邹远啊,终于合道了。


评论(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