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十)

叶修张开眼睛,用了些许时间去回想为何自己会在周泽楷的怀里。周泽楷知他醒来,收紧了环抱的手臂,脸颊埋在他颈后。

叶修闭上眼睛笑了笑,抬手去推他脸颊,却摸到了高挺的鼻梁,周泽楷握住他的手指,含住柔软的指腹。

“多大了,还撒娇。”

周泽楷不答话,许久忽然问一句:“从前也向你撒娇?”

叶修张开眼睛,又重新阖上:“从前我可不知道,去问你的一群师兄。”

周泽楷没再说什么,只抱着他。窗外的晨光鸟语仿佛没有让他兴起出去走走的心思,他浅浅地阖着眼,也不知静思还是入定,若真是入定,连叶修也要佩服他。

叶修更佩服的是,周宗主穿着一身齐整的道服,却让自己不着片缕地躺在他怀里。玄青色裹着云边的道服衬着温暖白皙的肌肤,垂润微凉的布料蹭着因纵欲而湿润绵软的身下。

叶修轻轻叹气。

“小周。若是让你不记得此事……”

周泽楷藉由他的指点领会了‘撒娇’这一词,他在叶修颈后迟疑地浅浅亲了一下,声音闷闷的:“胜我。”

当然了,若周泽楷打不过他,被压制了道法,即使再不甘心,心生恼怒,也只能由他发落。

可叶修不想和他打。不说胜负大约对半分,就说此时荒火碎霜蠢蠢欲动地觊觎,专门不许他穿衣服,打起来老脸往哪里搁。

这哪里还是只纯情的小白兔,只被他随手揉一揉,就变成只一季能养三百只崽的白兔王。

……偏偏毛绒绒可爱到让人只想搂着,根本下不去手欺负。

小周,小周,你莫不是克我?

叶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忧心到无法可解。他总之也想不到该如何是好,索性顺了本心,在周泽楷怀里艰难地翻了个身。

周宗主缓缓张开眼,晨光透过窗棂,投影在他眼底,让那双纯黑瞳仁愈发美丽。

“过来点儿,大宝贝儿。”叶修与他对视,似笑非笑。

小周为这更新了的昵称沉默了。他稍微抿着唇,没有立刻执行‘过来点儿’,居然慢吞吞地脸红了。

叶修受不了他帅得惊天动地还脸红,一把推开了他,坐了起来。

叶前辈心中困扰到抽筋:

周泽楷脸红一下就算了,他一张老脸见了周宗主的反应,竟然也跟着红了红,这叫什么个什么事啊!

周泽楷跟着他坐起来,无措地看着叶修光洁的背脊,未谈过恋爱的小白兔吃不准叶修这算何种反应,只心道他生了气,倒也真的不敢‘过来点儿’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两人也没有说话。周宗主在金星雪浪阁中一件一件地回复宗门信符,处理轮回诸事,叶修在田间坐着,调戏百花的小道童,照看他那株灵药。

到得这一日傍晚,叶修回到金星雪浪阁,未见到周泽楷,也并未太惊讶。莫楚辰在厅中等他,见他近前,第一句是:“叶神,周宗主来我百花,真的无事?”

叶修懒洋洋地应他:“我怎会知道。你去问他。”

莫楚辰伤脑筋地看着他:“……我与他能聊出什么?前辈你看起来更好说话些……”

叶修心里发笑,若是张佳乐知他这么说,不知要不要关他禁闭,重新做人。温柔的小周不去问,跑来问他。

“难不成往你们百花的禁地去了?”

莫楚辰苦闷地点头。

“拦不住?”

莫楚辰老实地说:“看起来也打不过,没敢拦。茶山中原本有些挺强的禁制,周宗主兴许觉得莫名其妙困扰他,给拆了。”

叶修感到有些莫名:“至不至于?张佳乐不在,拦不住外人啊?”

莫楚辰说:“倒也不是……我若自己去,虽然打不过,也能拖一拖他。可也没多大用啊。”

叶修算是听明白了,可见这个什么禁地,不是完全不要紧,又不是特别要紧,莫楚辰不想和周宗主动武,伤了与轮回的和气,精明地跑来找他。

“小莫,别紧张嘛,”他于是心平气和,懒懒散散地说,“说说,我把他拽回来,能有什么好处?”

莫楚辰终于等到他这几句话,把一直想说的话吐了出来:“叶神,其实我是怕不把他拽回来,影响您心情——那个方向是邹师弟沐浴起居的地方……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

叶修与他相对视了片刻:“你们邹师弟不是男的吗???”

莫楚辰也不知叶神这一问是什么意思:“是啊。”

叶修“哦”了一声:“那行了。别管他们。小周不会欺负你们师弟的。瞎逛一会就回来了。”

莫楚辰到底也没告诉他周宗主在茶山里呆了一下午,和邹师弟不知在做什么——说他们相谈甚欢,他自己也不信。

这不重要——只要叶神自己说了别管,往后也不好意思为此寻衅踢馆就行。他于是心满意足地走了。

虽然莫楚辰不知道叶修的辞典里没有‘不好意思’这个词,但叶修也真不至于为此寻衅踢馆。

他想了想,难得顾念百花究竟帮了他的忙,良心发现地准备提醒周宗主。毕竟迷路就算了,别去看别人师弟沐浴,好像真的不太好。

“小周,回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小周大约没看到,没有回话。

 

如此一来,只能说回周宗主为何要闯入百花的禁地。正午时他处理了轮回诸事,总之也拿不准叶修想不想理他,于是准备打坐至傍晚。

然而他回到寝居,却忽然心有所感,注视到窗棂上一只栖停的蝴蝶。

蝴蝶舒张翅膀,轻轻颤动起飞,却没能逃脱,在周泽楷神念笼罩之下无可抵挡地化为光晕,如流光般飞散开来。周宗主神情顿了顿,手指捻一法诀,逆转流光四散之势,强行令之重聚于指尖,化为一团跃动的柔软光晕。

叶修此时若在,只怕也要吃惊。

日出云雨散,溪流入江海,造化之能统狭天地,即使一门宗主道与身合,也当无法逆理而行。

此时周宗主一念之下,逆末逐本,如令爆破之炎重化火药,或令已炼之丹散为未炼之材,已近真仙之能——与道合真,一念生一界,自能逆转因果。

而此时周泽楷心中所思,却荒谬又合理地与此分毫不相关。

他见指尖纯净天成之道法没有半分恶意,只如同怯怯的窥探。思索到大约是百花之中天资不俗的弟子。

这一点牵念在寝居栖停,想悄悄见一见叶修,却又怕见他,想悄悄逃走。

……?

周宗主心中响了莫名的警铃。

……??

周宗主顿了顿,反省自己毫无器量。

……………

也罢,索性去见见这位百花弟子,安慰他/她。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