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 (八)

两人于是前往天宝之田。于锋果然让弟子请走一脉灵株幼苗,借予叶修一寸宝田。叶修取了一粒朱红色的种子种下,又反复呵护土壤,滴入前一日换得的灵泉玉露。此露得自山巅雪莲所凝之露水,极为稀少罕见,自身已是仙家重宝,却被叶修用来养育灵药。

守田弟子见他如此看重此物,遂吩咐了童子们格外留心。

叶修与周泽楷在天宝之田呆到日落,见那种子发芽,又滴过一些灵泉玉露,这才离开,去往金星雪浪阁。

于锋替他们选了此处,果然极有雅意。叶修在西阁推开轩窗,但见夕阳垂落,为群山所挟,高山之上辟出梯田,种满茶树,笼在晚霞之中,山谷之内药材繁花遍及四野,绿意与芳菲竟皆绵亘。再远些地势更低的山谷中连绵出百里花海,如夕阳下绯色花浪,逐微风起伏。白日里俯空看去隔着云雾,此时在西阁中览望,亦觉美丽,引人心旷神怡。

“前辈喜欢花。”周泽楷站在他身边,依着另半边轩窗,遥望远处。

“喜欢。”叶修微笑,想到沐橙小时候,也愿意在花丛里打滚,一晃如此多年,他都忘记了喜欢过什么花,昔日的小不点儿成了仙子,有时还懒洋洋地寄给他两枝不知哪里来的木芙蓉。

“最喜欢?”

“红杉。”叶修逗他,“很高,很长,很直。”

周泽楷点头。

叶修笑得有点内伤,“泡泉去不去?不要辜负于宗主。”

周泽楷想了想:“天黑去。”

叶修用了几个停顿的时间去领会他:“……不好意思?”

周泽楷回答:“嗯。”

叶修又用了几个停顿的时间去想轮回所有人沐浴是否不点灯,以及江波涛到底如何养出如此这般纯洁如小白兔的一门宗主。到最后他忍了忍,又忍了忍,没有笑话小周敬爱的江师兄。

天黑之后这两人去寻那处隐在花丛中的泉池,果然见到月色之中温暖池水升腾起袅娜的白雾。

他们赤足绕过平滑的石路,见到西边的角亭里点了灯,备有皂角,一壶酒,一盆花瓣,及种种沐浴之物。

周泽楷打量了那角亭,拿起一件白浴袍,回身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来,一瞬间竟然也觉得不好意思。他索性对着周宗主施展道法神通,然后推了他一把。

千钧一发之际周宗主扣住他手腕,两人一同跌进水里。

叶修呛了一下浮起来,笑得有些咳嗽,周泽楷还拽着他,睫毛上挂满水滴,无措地用另一手帮他顺气。叶修又笑又咳,过了一会缓过劲来,抬起手腕挪开他的手指,解开外衫和上衣,靠上池边,舒服地叹了一声。周泽楷披着被他强行换上的白浴袍,靠在他的身边。

“小周,我忽然有个主意。”

“?”

“你喜欢什么花。”

“……海棠。”周泽楷见到角亭边垂落几枝海棠,于是答了他。

叶修一念之间,池边浮空生出如梦般的海棠花树。又有轻风卷过颊边,树枝低垂簌簌,千百朵冰雪般颜色的白海棠旋转飘飞,栖满肩头水面。

“好不好看?”叶修问。

“……幻术。”周泽楷在幽静美丽的花雨之中伸出手指,海棠触到他指尖燃烧的微光,如雾气消散,他认真地说:“好看。”

叶修于是莞尔:“曾有一年,张佳乐贺楚云秀执掌烟雨,令烟雨楼台四季繁花开于一日之间。我们苏仙子装作不识货,故意逗他,满不在乎地说叶秋哥哥也会,张宗主气得三日不想理我。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可不会他那般造化神通。”

周泽楷转过脸颊看他。叶修垂落的乌发遮了视线,看不清神情,只知嘴角含着笑,十分地放松随意。

“有点羡慕。”周宗主这样说。

叶修闭着眼睛,放松了肩颈,手指随意按着颈后:“羡慕张佳乐?你不是也学会了?哎,小周,你得谢我。若非沐橙说我也会,乐乐必定十分嘚瑟这本事,不肯教你。”

周泽楷没有回答,叶修却忽然又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由得笑起来:“羡慕张佳乐与我斗嘴?”

“……嗯。”周泽楷想了想,又补了一个理由,“乐乐,昵称好听。”

叶修几乎是立即就笑喷了。众人都知张佳乐最恨叶修乱起绰号,将他一门宗主的威严名声毁得乱七八糟,周宗主思路不同寻常,不觉有何冒犯,却觉得很好。

“过来!”叶修手痒地捏了捏他的脸颊,勾肩搭背地一把揽了他:“楷楷,笑一个?”

他的气息和温柔低沉的声音一同靠近,眼里透着懒洋洋的调侃,修长有力的手指扶在脑后。周泽楷与他对视的瞬间瞳孔轻微舒张,什么也没说出。

他感到了一瞬的晕眩。叶修的声音,眼神,轻柔的触碰,指尖融化在雾气中的温度,如同被拉长慢放之后,反复回望的片段。

他注视着叶修的眼睛,在他瞳仁里看到洁白的海棠和自己模糊的剪影。他的视线穿过叶修,看到角亭摇曳暖黄的风灯,和探出檐角的那一株白海棠。

“小周,”叶修栖在脑后的手指穿过乌黑潮湿的长发,轻而又轻地拍了拍他,“困了?”

“……”周泽楷低下头,与他更近了些,他的声音很低,像是问他,又像是困扰的自言自语:“若有一幻境,我心已知是幻境,也依旧会落进去?”

“世间胜你之人少之又少,若你落进去,大约是想要落进去。”

周泽楷怔了怔:“前辈会不会笑我?”他潭水一般平静的眼睛映着一泓柔软的光,荒火与碎霜的本命道法环绕着两人浮现,将他们拥进完整元转的圆,却没有触碰泉水之上漂浮的海棠。

叶修于是真的在笑他:“周宗主,你到底在想什么?”

周泽楷堵住了他的下一句话。

叶修来不及为这个吻惊讶。因为周泽楷将他抱了起来,放在泉池边。池水拍开了石台之上堆叠的海棠,散漫的琼芳叠着细碎的雪浪,逐波回荡。

周泽楷把叶修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他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右手拇指摩挲叶修被他咬红了的薄唇,又缓缓地凑近,给了他一个轻触即分的吻。

他的心跳得太快,强而有力的心声隆隆作响,如同洪雷撞过岁月,落在千载孤独旅途的终点。他的呼吸却又凌乱,微凉的亲吻来不及汲取温度,就已分别。

叶修来不及说什么,周泽楷重又吻了他。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