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七)

周泽楷醒来时狠狠打了个喷嚏。他心知不对,立即坐了起来,入眼是胭脂色的秀榻,朱红色的帐帘,金色的绣被。整个屋里充满了不正经之气息,不远处传来靡靡丝竹和女儿家娇笑声。

周宗主镇定地走下床,意识到自己已换过着装。他沉默地立在房间内,企图想起为何会在此地,却只记得……

记忆十分芜杂纷乱,难以想起,最后能追寻到的念头是体内道法激荡,痛苦非常,而后看到了叶修……

这段回忆消失得十分之莫名,他已然是一门宗主,合道道君,对应周身所感之事,乃至神识所查之界,即使不刻意记住,也会十分清晰,可竟然半点也回忆不出此前见到叶修之后,他是如何相助,让自己全然无事。

但凡与前辈有关,总带着一点莫名,周泽楷无可奈何,也就不去多想。

他拿起桌面上叶修的留言:“醒了不要乱跑,哥要接着逛集市。乱跑后果自负。”

这龙飞凤舞的留言潇洒非常,字体全无,周泽楷看了两遍,心中莞尔,将那字条随手收了。

 

结果不久之后,各门各派的讯符满天飞,都在传轮回周宗主在北境某重镇有要事要办,竟然从花楼出来,可见恋上倾国倾城的歌姬舞姬——轮回之渊一众师兄来讯调侃,连师弟们都在问——

“真的?见心上人?”这是杜明。不理他。

“小周,你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方师兄。“不知道。”

“师兄!山外好玩吗!我何时才能出去!”这是吴师弟。“不许。”

然后是于师兄,吕师兄,甚至连平时不太服管的孙师弟都发来了问候。再然后是楚宗主,张宗主……微草宗主王杰希的问话十分之有深意:“叶修可还好?”

为何会不好?

周泽楷不明缘由,答道:“好。”

嘉世法台苏仙子的问话更是突然,她从未与己有过交集,周泽楷甚至无从回忆她为何会有自己的讯符:“他和你在一起?”

周泽楷如实回答:“是。”

苏沐橙没有再说话。

 

十分困扰的周宗主不再搭理讯符,全都推去了一旁,任由它们在识海中来回跃动。

此时天光已亮,晨曦之中他四处寻找路途,出了花栏柳苑,再前行片刻,就是小小的早集。摊贩们架起蒸笼,支着汤锅,浅薄白雾之中充满生机的清晨被阳光笼住。叶修正提着一点食物走过来,他抬着那杆不离身的烟杆,低头轻轻一吹,吐出袅娜烟气,再抬头时见到周泽楷,顿时弯了弯狭长的眼:“小周,花酒钱给了没?”

 

周泽楷十分之伤心。叶修总说他与青楼女子一夜春宵,还不肯付酒钱。

即使他不记得,也确信自己不会做这种事。

叶修笑得快要打滚,哄了他好一会,周泽楷也不理他,他只好说:“好了,逗你玩的。有哥在,又能让你出什么事?吃不吃油条?”

周泽楷对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云吞面,依旧不想理他。这人太促狭,把他独自丢在花楼里,他不出入风月场合,哪知道出门的后果是被各门宗主旧友狂轰乱炸。

叶修见他不肯说话,笑着将一块玉石丢给他。玉石之中盘着一条光线凝成的走蛇,忽暗忽明看不真切。

周泽楷一眼就知此物也非同小可,果然入手一试,那玉石中乱窜的走蛇,是雷电所化。

“捏碎就行,小碎霜也有口福了。”叶修随手说着,油条消灭了一半,把周泽楷那碗云吞面也拿走了,“吃不吃?不吃归我了。”

“……”周泽楷看着他吃东西,自己捏着那块玉石,十分犹豫。

“不会难受的。”叶修无所谓地说。昨天那是因为……咳。也不知道轮回怎么想的,自家宗主多少岁了还是……,没人带他开开荤都暂且不提,居然连……也没人告诉他。至阳至烈的火精冲入本命道法,只能在五脏六腑横冲直撞,怎么可能不难受。

不能再想,此事想来简单,说来实在太猥琐了。

周泽楷似乎决定相信他,他的碎霜辉光在指尖浮了出来,看到叶修,欢快地就想凑过去。结果被主人捉住,喂食了一只从捏碎的玉石里突然蹿出的小蛇。

碎霜僵在原地,似乎噎住了,发出一阵爆炸般的声响,忽然从内里浮现出丝丝缕缕闪电般的光彩,然后轰然裂开,冲回了周泽楷体内。

这两人所在的桌面不可谓不精彩,市井中来往的过客可一点也瞧不出,只依旧谈笑。

周泽楷轻轻蹙眉,闭上眼睛又张开,轻微的不适之后,他将那只光蛇镇住,让碎霜慢慢去吃。又将荒火撵走,让它不要捣乱。

只不到一息的时间,再无任何影响,雷鸣之力自四肢百骸散逸开来,缓缓融入各脉神通,散入周天所在,神识之海。

周泽楷不明此中区别,去看叶修,叶修只希望他千万别问,遂又取了一碗云吞面,伸出筷子:“要不要?”

周宗主迟疑地凑过去,被喂食了一只云吞。

 

“前辈找的东西?”

叶修点头:“买到了几样。走吧。”

周泽楷没去理会的这些时候,传给他的讯符又多了五成。他索性又全都堆去了一边。

叶修未说要去何处,他也就没有问。两人出得城外,被鲤鱼载着,这就往西北方群山中去。

周泽楷见他方向,竟是要往百花谷去,顿时想到了是否要提前与张宗主知会一声。而后他想到自己的讯符,又灭了这个念头,决定将此问题丢给叶修去处置。

叶修与他落在百花山阵之外,清了清嗓子,在周泽楷明白之前,大喊了一声:

张——佳——乐!

“前……前辈。”周泽楷被他这出乎意料的拜山方式震慑。

叶修哼笑一声,“这厮从来打不赢我,一怒丢了讯符,不让我与他说话。”

他这一声饱含道法的大喊在山谷中来回跌宕,即便张宗主是在入定,也当惊醒了。

叶修等了一会,见他不应,于是又补了一声:

乐——乐——!

周宗主的讯符中突然蹦出一抹红光,乃是紧急联络。他顺手打开,但闻张佳乐在耳边大喊:“你让他闭嘴!!劳资不在百花!叶秋!!全谷上下丢了几百行讯符过来示警,说有人踢馆,你是不是有病啊!!”

 

周泽楷将这一段咆哮原样给了叶修。并在心中正式将两个不同的名字划了等号。

——但,这样传话实在太麻烦了。

他的碎霜化了冰蓝的光晕,试探地碰了碰叶修,叶修将它笼住,放出自己的本命道法来,与它柔柔地缠在一处。周泽楷眼见他那如雾气般不可查探的道法神通裹住了碎霜,又将荒火也放了出去。叶修问:“作什么?说说话而已。”他是这样说,却也容了荒火靠近,让它也舒服地栖在自己怀里。

张佳乐于是终于久违地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乐乐,你不在百花谷,又去了何处?这也不重要,问题是你不在此处,我要如何进去?”

“不要叫我乐乐!……十年之前我之修行再无进境,韩文清的道法却令我恍有所悟。我邀他百花论道,他说若有一人能赢他,才请得动他出山论道。我一时赢不了他,只得来霸图。你又要干什么,谷中都是小辈,不要胡乱欺负!”

“哦。你是承认当年被我欺负?”

“叶秋!!你给我滚!!!”

此句之后,陷入寂静。

周泽楷从前与张佳乐对谈,张宗主从容和缓,风度翩翩,从未见过他冒火。叶修惹怒他的本事如入至境,还顺带牵连了他——张佳乐大约也将他的讯符扔了。

叶修无所谓地笑了笑,学着蓝雨宗主,转了转手中之物。只不过喻文州转的是点银法器,他转的是烟斗,无论如何都比不得喻宗主温柔俊雅的风采,只得几分莫名其妙的潇洒。

“看看小邹在不在。”

周泽楷听闻了这称呼,思忖片刻知他要寻邹远,可他不知为何,不喜欢这称谓,于是也未认真去寻可曾联络,直接回答:“不熟悉。”

叶修沉默片刻,清了清嗓子。周泽楷及时地拦住他:“我看了师兄前几日予我的一份文书,百花此时落款的代宗主是于锋。”

叶修此时又收到若干讯符,通通都来自同一人。

“什么!!张佳乐说你在百花谷踢馆!为何不来找我!来战!来战!来战!”

“来战!来战!来战!”

“来战!来战!来战!”

“来战!来战!来战!”

“来战!来战!来战!”

“来战!来战!来战!”

“来战!来战!来战!”

……

叶修将一枚讯符名帖递给周泽楷,上有三个狂草胡写的字,也看不出主人原本的名字:“帮我收着几天。”

周泽楷顺手收了起来,导致黄少天再也发不了讯符。

“从前联系过于锋,”周泽楷这样说着,已在尝试联络于锋,说明叶秋并无……并无寻衅比武之意,只是有事来议,请百花谷开启山阵,请人相引。

于代宗主很快应了所请,令人来引。

周泽楷见了来人,颔首为礼:“莫师兄。”莫楚辰见到叶秋,表情不可谓不精彩:“叶神……你……不是……不是……那什么……”

叶修似笑非笑看他两眼:“我挺好啊。莫师兄。”

莫师兄吓了一跳,连忙说:“不敢不敢,前辈请。”

后来有一天莫楚辰忍不住问张佳乐:“叶神和周宗主成婚了?”

张佳乐秒回他:“什么!?”

莫楚辰哪里知道叶修只是调侃他敢在辈分上占轮回宗主便宜,老实地说:“小周叫我莫师兄,他也跟着叫啊,再加上那什么,他就站那儿,吓死我了。再加上他俩……唉我说不清。”

这段对话在各门派掀起了又一阵腥风血雨,那就是后话了。

莫楚辰用一尾葫芦当座骑,载着两人穿过山阵,在百花谷中飞行。叶修忽然问了一句:“百花让抽烟吗?”

莫楚辰看了一眼他的烟杆:“……都是奇珍异草……”

叶修叹气:“飞回去飞回去。让我先抽两口。”

周泽楷、莫楚辰:“……”

不久之后他三人到得百花谷山门,又行百余步,到得繁花堂前。代宗主于锋带着众弟子来会,几人相互问候,叶修不见邹远,问了一句,于锋叹息一声。索性从头告知他。

张宗主因自身修为再无寸进,前去霸图荒谷寻韩文清。离开之时指名师弟邹远代谷中诸事。邹远年纪太小,资历又轻,谷中无道君坐镇,乱声微起。彼时于锋一心想要超越黄少天,道法走偏,危及性命,求助百花谷,得邹远及百花众弟子倾力相助,加之因此事隐约觉察百花之道从容宽和,大有助益,他有意常在此地,潜行修悟。邹远得知他意愿,欣然首肯,并盼他代领宗主之职,直至邹远合道。

于锋感念百花相助,也惯于统领事物,遂应了所请,代宗主至今。百花有他坐镇,人心更定。只是邹远闭关数年,依旧未能如愿,大约还是差了机缘。

叶修想了想邹远,心中勾勒他旧日模样,只是个害羞的少年。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慢慢地摩挲着烟杆,若有所思地点了头。

于锋与他们叙了百花之事,又问叶修何事至此。叶修说借用一寸天宝之田。于锋略加斟酌,应了所请,并请二人留伫金星雪浪阁,左近就是天宝之田。金星雪浪一阁三座,正廊加之东西两座暖阁,互不打扰,都很幽静,从来都是贵客所居。于锋代领诸事多年,百花谷与众宗门皆有亲近往来,多少得益于他元转的处事风格。

叶修谢过他,于锋问周宗主何事,周泽楷说无事,与前辈四处走走。

于锋:“……”

周泽楷:“……”

于锋:“忽然想来金星雪浪东阁的书橱落了尘埃,不便居住。楚辰师兄,过些日子收过这一期的药材,还请让弟子们收整收整。”

莫楚辰:“……”

周泽楷:“……”

莫楚辰:“哦。正有此事。果然十分不便。西阁很好,阁后有一泉池。”

叶修:“……”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