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四)

“江师兄。”周宗主在览尘阁中,并未用讯符,却起了一封书信。灯下着笔,且思且书,短短几字,耗费许多时候,“自西湖南下,请见烟雨云镜未得。又遇前辈。”

“他自称叶修,不愿与我亲近。”

周宗主写至此处,终于全然停住笔锋,他有许多思绪,终也不知如何去问旁人,只得轻阖双目,丢开了笔。

千里之外,远在轮回之渊的江师兄见到信符,手指一颤,新到的药草洒落一地。

 

第二日叶修并未能如愿去见苏沐橙。

他乘着鲤鱼,寻了一间临湖酒馆呆着,这就摸了烟杆来抽。他那烟杆通体漆黑如墨,烟嘴是一段如碧水般透彻的翡翠。吞云吐雾间叶修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想,烟雨楼台的禁令太多,果真还是不适合哥。

等他逍遥肆意地舒服够了,这才动了念头邀苏仙子,沐橙却应他:“在北境。”

叶修也想不出她久居南方,去北境做什么,未待他再问,果然沐橙又丢了信符来:“弟子私斗,代宗主的弟子用偏门路数伤了我门下。”

她这简短的一句回应,叶修却即刻领会了十之七八。想必是刘长老记恨沐橙罚了自己门下,竟然挑唆代宗主的弟子去激怒沐橙弟子私斗。这一番动静之下,双方必定一伤一禁足,只是叶修想不出需得许了何等好处,能引得内门弟子心动。

“代字抹不掉,灵宝也抢不到?终归是一门嫡系,就如此上不得台面?敢动你的弟子,岂不是要在明王台思过几十年?”

沐橙这一回答得慢了些:“不必。我徒儿见了他阴招,心中大骇,失手打死了。”

“……”她说得平淡,叶修心中却是凛然。要在师门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私斗,势必要动用非同寻常的灵宝,如若到了以命相搏,还未败露的境地,刘长老必是出了决心,动用重宝,要将沐橙一脉除去。他心思运转,面色沉了几分。

“是谁?是不是小邱。”

拼到了对敌已死,必然自身也是九死一生的绝境。暗算埋伏之中求生,何等艰难。

沐橙过了片刻应他:“不是。邱非稳重,不应圈套。虽警告了一众师弟,苦于没有证据不可明说。是我的弟子,我将他放在玄冰里。”她不知为何,停顿片刻又补了一句,“你放心。”

“我不放心。”叶修肃然,语气不由得重了些,“回来,我代你去。”想来沐橙必是千里北去,寻访续命之物,一心救她弟子。“你此时离开,如若他连环用计,再生事端,谁护着那一窝崽子?”

苏仙子自己心知此非上策,原本期望此行一切顺遂,尽快回返,却果然此行之困难远超所期。

“……你……可你……”

叶修神色柔和几分,沐橙看不到,却再熟悉不过那分声音语气:“信我。”

苏仙子许久未答话,此后也未开言,只回给他典籍中某一页的余影。

 

叶修那只鲤鱼,总之暂也给不了沐橙,只得先据为己用。此时他乘着鲤鱼腾云驾雾,一路前往北境。却料想不到半路被人打劫。

打劫之人长得太帅,让他一时半会生不出脾气。

轮回宗主的本命真元轻盈地绕着他与鲤鱼转悠,一红一蓝两道辉光,一若璀璨朝云,一若至寒之水,半凶不凶地在他身边徘徊游荡。

叶修不至于直接撞上去受个伤,也不至于下个狠手震开。

所以周宗主如愿以偿地追了过来。

“前辈,去北境……?”

鲤鱼恼怒地跃了跃,巨大的鱼目瞪视他。叶修踩了踩它,这浑身泛着彩虹色的鱼才极不情愿地彻底停住。

“周宗主,你要干什么?”叶修轻轻叹气,明明已经好生地哄了他。这人不好好地回轮回,跑来这里堵他,也不知是不是根本就一直都慢吞吞地追着,看方向不对,才现身见他。

周泽楷又能干什么?

这位令他喜欢的前辈无论如何都不想同他说话,他即便道心坚定,也竟然起了怅然之心,若能同江、方两位师兄般儒雅健谈讨人喜欢,何至于被叶修一句质问丢过来,都要想一会再回答。

“北境凶险,我陪你去。”

“周宗主所辖之地,竟然凶险?”

“……西北大城,除却修仙中人,亦有王朝驻军,寻常商旅,无论此行为何,我在行事更易。且北临万魔故地,西去无人荒境,可以助你。”

叶修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一本正经,目光灼灼地列出一群好处,只为说服自己带着他。

再有人敢说周宗主不善言辞,他第一个就不答应。

“为什么轮回竟然能把宗主放出来瞎溜达?”叶修自己喃喃念叨,却又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周泽楷的眼睛。

周宗主平静地回视他,只转了转念头:“告假。”

“唉……来吧。”

周泽楷听到他的准许,郑重地嗯了一声,像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允诺。

叶修一时间不知该作何感想,他眼瞧着周宗主自云中走过来,玉白色衣袂在与颊边垂落的白绦一同翩飞,待他走进亲手织就的荒火碎霜之界,那两串瑰丽环绕的道法真元光辉更盛,再无一丝半点肃杀之意,只无比亲昵地萦绕,好似游鱼一样,想在叶修指尖颊边栖停。

周泽楷措手不及,连忙收了神通。那一瞬间他凝滞的眼神如同呆了呆,这一番谈话中一门宗主的强势持重烟消云散。

周泽楷沉默不语,叶修咳嗽一声,难得地忍着,没去嘴贱调侃他。

两人一语不发地坐在鲤鱼背上,继续向北境出发,不多时到得周泽楷所言北方第一重镇左近。

周泽楷不问叶修要去做什么,叶修也不用同他说,只载着这位轮回宗主晃悠悠落在城外禁飞区域外,将鲤鱼幻化了拳头大小,追在身边游动,这才前往城门。

周泽楷与他一同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步,以一种商议语气问道:“……三个时辰?”

叶修毫无障碍地领会到他问的是可否晚些入城,他不知为什么,却也没去问,只估量了自身行程,即刻点头。

周泽楷顺手从道旁折了些枯枝,叶修眼前一花,却发觉自己被周宗主转瞬间挪出一里有余,只见周宗主手指一扬,枯枝列阵飞出,落地钻入硬土,转瞬间千百树木破土而出,顷刻即成参天大树。

两人由此身在一林之中,哪怕叶修此时想要出去,也需先破树木巨阵与周宗主道法神通,更无需去提旁人若想来犯,会有多么困扰。

“……”只是叶修没料到周泽楷竟然也会百花谷的路数,况且此阵并非无解,比之其他防御手段,优势是——别人进不来,他也无法太快出去。

周宗主——我应了与你同行——还能跑了不成??

周泽楷不知是真的不知他轻易看穿,还是装作不知,只解释了与百花谷的渊源:“百花谷主输了比武,赠我一脉可控花木的神通。”

叶修好似并不吃惊他能赢了那位令人烟花缭乱的张宗主,只奇怪这两人为何还能约战。

“张佳乐?和你比武,还约彩头?你又应了他什么?”

“……”

“呦,还是小秘密?”叶修没正经地调侃了他一句,也并不认真非得得知,未曾想周泽楷摇了摇头,迟疑地说:“他说若我输了,替他去应韩宗主的比武。”

“……”这回轮到叶修无语,“他二人又约了什么?你为何会真的比武?”

周泽楷只用不到十个字,回答了他的两个问题:“不知道。因为他冲过来了。”

叶修心中能想到周宗主惊诧之下如何地火速出手,与百花谷主缠斗,一边华丽绚烂虚实不分,一方毫无犹疑步步杀招,真是有得一看。

“好吧。那我们要在此地呆三个时辰?”

“两个。”周泽楷说,掀起衣摆席地而坐,自行入定。

两个时辰转瞬即逝,他再张开眼时,叶修倚着一棵树,竟然睡着了。他呼吸平稳,指间还握着一杆通体漆黑的烟杆,碧玉所制的烟嘴通透明丽,透彻出如冰的凉意。黄昏的阳光透过层叠树影,将最后的柔和洒落在他身上,修长的手指衬着漆黑烟杆,白得像玉。

周泽楷慢慢站起来,无声地靠近了叶修。他隔着毫不冒犯的一臂距离,在叶修身边重新坐下。

本命道法因主人心生波澜而引动,一朱一蓝瑰丽两色化作温柔元转的光弧,轻巧地栖停在叶修的手指,脸颊。荒火缠住了他的指尖,舒服地发出轻颤,不再动了,碎霜尤不满足,又跑去试探那薄情的浅色的唇,近了一点,又更近一点——

周泽楷霍然站了起来,将这两脉道法镇压挥散。

他指尖轻颤,心头茫然又无奈,明知完全不对,却又好似遗憾碎霜未能吻到叶修——尝起来是什么样?

评论(1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