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庐

全职,周叶。恋爱文作者及猫咪爱好者,来看望的小猫就都归我了哦。- vo

【周叶】笑红尘 (一)

OOC/恋爱故事/小白/随笔/无逻辑/私设不胜枚举/不是清水PG/主CP之外可能无意中提及其他,如有提及会放在章前。

荣耀与角色属于原作。

仙侠恋爱故事,笔力不足,莫追细节。

修行中人合道之后可称道君,女修可称仙子,是为各家仙宗翘楚人物。若为宗门领袖,可称宗主。


【周叶】笑红尘 (一)

烟雨楼台,烟雨峰。

三生烟云三生雨,雾锁楼台云锁峰。烟雨之中四时如夏的盛景,可谓一时之名胜。

如今烟雨峰顶亭台之中,正有两位宗主相对而坐。

“我有一请。”

“请入烟雨云镜,一观世事浮沉。”

“不允。”楚云秀风姿如画,一弯柳眉,朱唇启阖时神色未见分毫波澜,连轻啜瓷杯时遮在唇边的手指,都稳如未闻此请。

她拒绝了盛名如日中天,道法当世第一的周宗主,却问也不问此请之缘由。只怕纵使她恩师亲至,也断然不会答得如此果决。

周泽楷一请不得,不问为何,只用那一双暗沉如海的黑眸凝视楚云秀片刻。

他从来沉默,喜怒不形于色,此时却有怅惘不解之情传递于云秀。

楚云秀似是心中犹坚,此事再无分毫商议可能,也无只言片语的缘由解释。她放下手中瓷杯,纤秀手指结一指印,转瞬间一枚玉白色道符被浮空推在对面之人抬手可及之处,散逸出温柔光晕。

“道君远来我处,不若在烟雨峰顶小憩数日。我处无轮回之渊奇瑰丽色,却也忝列中原仙门十景之中。”

云秀此言意蕴犹深,她回绝了周宗主之请,却邀他为客,足以婉转传达此番回拒另有他因,并非有疑周宗主图谋,也并非因轮回烟雨素来君子之谊,并无太深交集。

周泽楷心中失落,本欲回绝,却也知云秀此邀之深意。

他本是号令一门,心思通透的人物,可若在半年之前,这位周宗主大约会对美景兴趣全无地回拒此邀,告辞下山,自去闭关修行。可此时此刻,他看着云秀,忽有一丝倦怠自内而生。原本怀着希望而至,却止步于此,让他对素来习惯的潜心修行也淡了兴趣。

“好。多谢。”

楚云秀施施然起身,赠予他今日之内第一个浅淡微笑:“道君可随心游览,云秀且去打坐。除去我宗门禁地,哪里也可去看看。只是切莫轻易露面。若被我门中弟子见到,追求于你,我是不会管教的。”

周泽楷独来独往,甚少与人交谈,他能料想楚云秀不会遣弟子伴他几日山中盘桓,却没料想到云秀调侃于他。

周宗主于是不知如何作答。

“……”

楚云秀也不管他沉默,只再赠他一个微笑,此后法诀一捏,薄纱长裙若仙若云,在风中轻曳,这就离去了。

 

“师尊日安。”云秀回到每日起居的暖阁,自有小弟子来问安。女孩儿秀丽清透,瞳仁中点着欢欣的笑,这就捧了玉露来奉,在云秀落座后也跪坐在她的身边,“周宗主未离山?”她顺口一问,也不太上心,轮回之主近日会来拜访,师尊此前有过一句忽然的交代,兴许是百年前就立了的约。

“周宗主会游览烟雨美景。让弟子们收拾了览尘阁,送一信符与他。”

“览尘阁?览尘阁前山的琼池被那可恶家伙借了去,说要借用灵气,给苏仙子准备生贺。宗主可还记得?”女孩儿笑起来眉目弯弯,说这句话时却有些嗔意,也不知这人是如何惹她恼了。

云秀也不回看她,只弯了弯嘴角,如同入定般闭目:“记得。正好不让这人顺遂得意。”

身侧的姑娘似懂非懂,乖巧地不再问,却未曾留意到云秀说完,又接了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她那叹息落入暖阁之中缭绕的香幕,也如袅娜余烟,散入烟雨楼台终年不散的仙云之中。

 

周宗主身在烟雨山中,也不知要往何处去。只看着远山之上笼罩的云雾,翠色山峰忽隐忽现,白鹤返归。他立在这烟雨之巅的亭台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忽而收了烟雨弟子的讯符,一字一句,很是恭谨,请他若是疲惫,可去览尘阁小栖。

周泽楷手指一扬,丢出楚云秀的玉符,念动去寻览尘阁,自也就消失在了原处。

览尘阁前有三千阶,绕峰盘切,百阶一亭,千阶一瀑,烟雨楼台活水源泉之一就在此峰,自山中蜿蜒而下,汇集在灵气最为纯郁的琼池之中,又化为飞瀑,凝练入云,消散为雾。  

周泽楷一步一步拾阶而上,本也无所事事,既然是寻了地方修行,自然何处也都一样,可去寻一寻久负盛名的烟雨家仙池,探得幽静。

可他当真到得琼池左近,却见一人已然先得了此处美景。此人一袭青灰色道服,松散地束着长发,懒洋洋地蹲在池边喂鲤鱼。

周泽楷心头一动,却未再上前,只远远地看着。

以他此时修为,只要不想令人得知,即使再看一整天,也没有多大机会教人发觉。他不出声,对方不知晓,只怡然自得,坐没坐相,继续养他那只鲤鱼。恨不能教它立即有了灵兽大小,可摇头摆尾乖巧憨厚地驮了主人,去寻苏仙子,然后博她一笑。

周泽楷心中这一念闪过,却也没有旁的杂念。只如同诸般思绪忽然放空,再不受任何因缘干扰,只一门心思地瞧着这人养鲤鱼。

他心无芜杂,却料不得对方突然叹气,转头看了过来:

“谁啊?舒丫头?李小子?”

他站起来,毫无犹疑地向着周宗主立身之地走来,走向敌友未知之人所立之处。

“你们是不是课业太少?”这人一双似笑非笑的眉眼,出口就是讥笑。在烟雨的山门里笑话宗主的师弟师妹是小辈,可还真不是一般的欠揍。

周泽楷没有挪步,也没有走开。他坦然地撤开道法遮蔽,让这人看到了他。

周宗主莲冠束发,宽袍广袖的道服滚着灰蓝色云纹,他一双沉黑眼睛如无波潭水,映衬山中盛景,映衬朦胧似雾似幻的烟雨风光,竟有锐利而又沉默的魅力。

对方沉吟片刻,反应不是惊讶,也不是不惊讶,他犹豫了一瞬间,终于挑了个称呼:

“呦,周宗主。”

周泽楷没有接话。两人于是相对无言,陷入沉默。

对方当然不怕他沉默,却好像有点怕他如此这般盯着自家一直瞧,只得又追了一句:“周宗主,你看,招呼我也打过了……这池子不错,要不你慢慢逛?”

“……老前辈。”

对方一听,露出一种牙疼般的吃惊表情:“无论我老不老,你为何觉得我老?”

周泽楷没有去指出对方应当首先关注前半句话,而不是一个称谓:“若非一派老祖仙师,当不知我立于此,老前辈。”若是换了旁人来说此言,兴许会立显猖狂,可此答出自于他,只有种认真而又可爱的老实。

“叶修。我叫这个。”叶修败给了他,连忙说“你能不能别提老……”

他一句话没能说完,周宗主轻轻颔首,垂下眼帘时长睫如羽翼般扇动,重又问了一声招呼:“前辈。”

“……”叶修一时无话可说,这可真不常见,他不说话,周泽楷却罕见地想与他说话,可他搭话的水平十分之有限,只得无话找话,想起什么是什么:

“苏仙子……”

叶修不明他要问什么,也好像没有心情与他继续闲聊,立即就寻了个台阶:“我应了她,需为她觅一只世间最不同寻常之座骑,是以在此。烟雨盛景不负此名,宗主既有雅意,不妨多寻幽静,我走了。”

周泽楷自知此话找得无甚水准,于是告辞:“不。前辈喂鱼,我走了。”

他不给叶修回话的机会,心念盘桓,这就如雾般化入虚影。



评论(12)

热度(314)